---无广告小说---一秒记住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嵇寒肆皱起眉头,放下手中的毛巾沉声道,
    “过来接我。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是!”
    随后,季燃在电话那头小心翼翼的问,
    “肆爷,要不要让颜小姐一起?”
    “不用。这件事不要告诉她。”
    嵇寒肆说完便挂了电话。
    回卧室重新换了身衣服。
    而且以颜瑟的性格,颜保国在外面赌的事,她还是不知道的好。
    她那么要强的人,一定不希望别人知道她家里的事。
    尤其是看到,她爸输得穷途末路的难看样子。
    **
    夜暮山庄。
    赌场熙攘的大厅里,颜保国一晚上换了三个对手。
    急于翻倍的颜保国俨然已经输红了眼。
    不过一个小时的功夫,他居然又输了200万!
    今天他是陪客户一起过来的,本来没想着玩。
    但耐不住客户好这一口,他也只好陪着玩了几局。
    一开始运气还很好的,一连赢了20几万!
    颜佳格运气也不错。
    第一次来玩,就赢了10万块。
    这让他们父女俩顿时信心大增!觉得幸运之神今晚降临在他们颜家了!
    于是颜佳格便撺掇着颜保国多玩几把,等赢够个100万,她就去买条翡翠项链戴!
    舞蹈协会的事让她丢尽了脸面。
    颜佳格觉得,都是因为自己没有件像样的首饰,偷戴了颜瑟的,她才会被人嘲笑。
    所以她还是得自己有一条像样的,拿得出手的珠宝才行!
    平时就算是她妈的珠宝,最贵的不过才是只40几万的手镯。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今晚他们运气这么好,还不躺着赢钱?
    然而,却怎么都想不到的是。
    一开始他们的确赢了几十万,但后来一直在输!
    尤其是看到颜保国输了以后,颜佳格就没敢继续玩。
    把所有的希望都压在了颜保国一个人身上。
    输的越大,越希望他能翻本!
    眼见着颜保国加起来已经输了800万,颜佳格脸色蜡黄蜡黄的。
    穿着漂亮旗袍的姜芷柔,哪里还顾得上维持阔太太的风度,哭天喊地的直捶颜保国!
    “颜保国你这个没用的东西!你是想让我们娘俩跟你跳楼啊!咱们这点钱都让你霍霍完了啊!”
    这可是800万啊!
    颜保国憋着张发紫的脸,握着的拳头都在隐隐颤抖。
    对面的年轻男人推了推眼镜,一身轻松的调侃道,
    “大叔,我看你脸色这么差,该不会是有心脏病吧?
    要不你先去旁边歇会,可别继续输下去,到时候中风晕倒在桌子上啊!”
    旁边的人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对方越这么刺激他,颜保国越不甘心这么灰溜溜的从台面上下来。
    他这眨眼间800万就打了水漂,连个响儿都没听见。
    他怎么能允许这么多钱,就这么轻飘飘的没有了呢!
    旁边客户老赵也在劝他,
    “快别再玩下去了老颜,再玩亏得会更大!”
    老赵今晚倒是赢了几万块钱以后,就没有继续玩下去。
    他怎么都没想到,这种玩玩尽兴的娱乐,颜保国要么就不玩,一玩居然能输这么多!
    可以说整个夜暮山庄,到最后所有的人都被‘大手笔’输钱的颜保国者给吸引了,纷纷围过来观看。
    “你那是赢了钱,站着说话不腰疼!”
    平时对客户说话一向客气的颜保国,这会输红了眼,说话也没好气起来。
    他死死的盯着对面,嚣张挑衅的年轻人,
    “今天我说什么也要把钱赢回来!”
    赢不回来他就不活了!
    他就不信了,之前他赢的时候还好好的。
    后来有个中年男人看他手气不错,就想跟他玩两把。
    却怎么都想不到,好运气就像突然被风吹跑了一样子,竟连续输了几轮!
    后来他觉得可能是玩这一种玩太多遍了,没有了手气,就换一种再玩。
    没想到连续换了三种不同类型的牌,也换了三个对手,却开始了接连狂输的噩梦!
    越输越渴望回本,压的本金就越重!
    颜保国已经陷进渴望翻本,赎回本金的旋涡里出不来了!
    战轶城看那个年轻男人都觉得不爽。
    可身为庄主,他又不能出面阻拦,只好时不时的看表,等着颜瑟过来。
    就听有人喊了一声,
    “怜星小姐到。”
    众人纷纷回头。
    就见那走在前面的少女一身红丝绒西装,里面随意的搭了件黑背心。
    及腰的长发随着她的走动,轻轻摇曳,慵懒又风情的让男人们一时看直了眼。
    虽然那张白皙的脸上,始终戴着黑色蕾丝的面具,让人看不清真容。
    但单单是她那嫣然的红唇,就给了男人们无数想象的空间。
    “这鬼眼怜星怎么突然过来了?”
    “是啊,她不是只有赌石的局才会来的吗?”
    大家不解的低声讨论着。
    颜瑟环顾四周,眼神略过颜保国赌意正酣的48号桌,打着手势问战轶城,
    输多少了?
    48号?
    真是选个桌号,都这么不吉利。
    再这么玩下去,可真是要死爸了。
    战轶城眉头紧凝,沉声道,
    “八百万。抵押的酒店和房子。”
    颜瑟眼神一凌。
    颜保国这是打算把棺材本儿都输进去么?
    颜家虽然是做连锁酒店的,但也不过只开了6家,勉强算得上是三星的快捷酒店。
    而且酒店的房子,都还是租的。
    这800万算是颜家一整年的营业额了。
    颜瑟走上前,并未制止颜保国和对面的年轻男人对赌。
    而是双手环胸的在那看了一会。
    看他这一晚上,都是怎么输得这么痛快的?
    摇筛子比大小的对赌中,颜保国又接连输了两局。
    经过她的观察,对面那个得意洋洋的男人。
    一个细微的动作,让颜瑟眯起的眼底划过一丝寒光。
    旁边颜佳格白着张脸,拖着哭腔的跟姜芷柔说,
    “妈,爸眼看着把咱们家房子都输进去了,以后我们住哪啊”
    颜保国当时以酒店为抵押,在对赌协议上签的字,按的手印。
    由于酒店是姜家的资产。
    虽然姜芷柔不愿意,但又想赎回本金。也只能硬着头皮的跟着签字、按手印。
    在把酒店输进去以后,需要第二次抵押的时候,姜芷柔哭爹喊娘的,说什么也不准颜保国再抵押酒店。
    这第二次,就以他们现在住的临江大厦做的抵押。---无广告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