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线小说 > 玄幻小说 > 巨星从退伍开始 > 正文 第218章 怎么拍
    ---无广告小说---    218怎么拍
    杨娜一直认为自己真的很聪明,学东西也很快,虽然她是艺术出身,但对理科方面的东西也是有一定了解的。
    比如战斗机,她之前的确很不了解,但自从接了《壮志凌云》这个戏,她自己自学了一些,然后又请教了一些业内人士和专家,所以她便觉得,自己至少不是一个小白,至少懂一点皮毛了。
    不过此时听陈飞和杨威团长一行人侃侃而谈,听到一个又一个的专业术语时,她这才忽然发现,原来自己连小白都算不上,陈飞他们说的那些东西,她不要说听懂了,很多术语连听都没有听说过。
    所以她看向陈飞的目光愈发明亮而神采飞扬,陈飞身体里就像有一块吸力巨大的磁铁一样,而她的目光就像是铁,总是免不了被吸引。
    她虽然听不懂那些专业术语,但她明白一个事情,杨威他们在开飞机这方面是专家,是行家里手,是整个华夏数一数二的存在,可是现在,他们却都像小学生一样乖乖地听着陈飞讲解,而且不是装模作样,是虚心聆听,认真思考。
    这画面......真的太美了。
    不知什么时候了,一行人这才探讨完毕,陈飞于是说道:“杨团,找个人带我去山那边看看吧?”
    “我去!”
    “团长,让我去吧!”
    几个队员立即争先恐后的抢了起来,仿佛给陈飞做事是多大的光荣一样。
    不过谁也没有想到的是,杨威摆了摆手:“你们都别争了,我亲自带陈飞同志过去山那边看看。”
    几个队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脸上都有些失望。
    杨娜于是坐着军车,再一次和陈飞、李鱼、焦军等人一起离开了部队,朝山的那边开了过去。
    路面并不平坦,汽车开在上面咣当咣当的,十分颠簸,开车的司机又把车开得飞快,仿佛在参加拉力赛一般,于是,没多大一会儿,杨娜就觉得自己的两百多块骨头好像要散架了一般。
    不过她也没有叫苦,虽然这个过程的确很苦,但她却从其中感受到了另外一种美妙的感觉,原始,粗狂,狂野,充满了力量感,就像那山,虽然不是那么青翠,但山峦起伏,纵横连绵,充满了磅礴的力量。
    没多大一会儿汽车就开到了山的那一边,一行人从车上跳了下来。
    杨娜没跳,她骨头像是要散架了,只能从车上爬下来。
    她才刚刚下车,就见周围没有几个人了,陈飞和李鱼已经跑到了一个小山顶上,两个人用双手的拇指和食指围成了一个镜头的模样,一会儿对着这一边拍一下,一会儿又对着那一边拍一下,焦军则屁颠屁颠地跟在他们身边,拿着个小本子,像个随时记录皇帝言行的小官员一样。
    杨娜不太明白陈飞她们是在干什么,但她努力地思考着,她觉得他们一定是在研究怎么拍摄战斗机的问题。
    果然,没多大一会儿,陈飞就从山头上下来,和杨威团长商量道;“杨团,我们想在这个山头上架一个摄影机,然后需要一个飞行员驾驶战斗机从山头上超低空高速飞过去,高度嘛,距离山头五十米左右,速度最好在三百公里每小时,能做到吗?”
    距离山头五十米?
    杨娜呆住。
    那么近的距离,还要高速飞行,三百公里每小时?
    杨娜从不怀疑飞行员的能力,她担心的是,下面的摄影师的胆子会不会被吓破了?
    她刚才可是亲自感受到了战斗机起飞时的气势是多么强大,震耳欲聋的,能把人吓死,那时她距离机场都还有很远呢,而且飞机的速度也不快,可是现在,陈飞却对人家做出了那样的要求?
    她很无语。
    反正她是不敢拍的。
    不过杨威听了陈飞的话,却是笑了笑:“我们当然是没问题的,但就怕你们的摄影师......”
    “我没问题!”不知什么时候走过来的李鱼傲然说道。
    杨威看了看李鱼,平日里有些慵懒的李鱼此时却给人一种铁血军人的霸气和自信,眼神坚毅,表情自信,嘴唇微微抿着,表达着自己坚定的态度和强大的能力。
    杨威对李鱼的事迹多少有些耳闻,此刻见了对方的表态,也就没再说什么了,只是道:“那就没有问题。”
    陈飞听了,又道:“我还想在那边的山梁上架几台摄像机,然后在那里拍一个眼镜蛇机动?”
    “是陈飞机动!”杨威纠正道。
    陈飞脸上的笑容僵了僵,有些不自然,他挠了挠头,似乎想说点什么,但最后什么都没有说。
    站在一旁的杨娜眼皮一跳。
    陈飞机动?
    这个术语里面怎么会有陈飞两个字,难道是因为这个机动是陈飞创造出来的,可是.......
    但联系到陈飞和杨威的表情和反应,她忽然又觉得自己的猜测应该是对的。
    可是——
    她傻眼了,呆滞了。
    陈飞.....
    这怎么可能呢?
    此时,杨威眯着眼睛观察了一下,随后说道:“那么低?高度是不是太低了?”
    杨娜立即去看陈飞,只见陈飞很认真地点了点头:“完全可以的!”
    杨威的眼睛眯了眯,一动不动地盯着那一边看了好一会儿,大概四五秒左右的时间,这才道:“好吧,那我们试一下,不过想来你都说可以,那肯定是可以的,只要理论上可行,我们......就没有问题!”
    他也展露出了他们飞行团的实力和霸气。
    此时,陈飞又道:“另外,我想在这个地方拍一个战斗机俯冲甩导弹的镜头。”
    “哪里?”
    “那里!”
    “我想在地面架设一台高速摄像机,左右两侧的山上也分别架设一台,然后我需要一架歼十从高空俯冲下来,在距离地面五十米以上一百米以下的地方猛地拉起,做U形机动,能做到吗?”
    “没问题。”杨威自信满满。
    听到这个答案的杨娜,傻眼了。
    据她所知,战斗机从高空俯冲下来的时候,速度是非常快的,如果太慢的话会非常危险,必须在一个临界速度以上才能保证安全。
    可是那么快的飞机,直接朝着地面垂直飞下来,然后在距离地面五十多米的地方骤然拉起?
    这是在玩命吧?
    她直接不敢想象那些飞行员是怎么做到的?
    不害怕吗?
    平生第一次,她对华夏空军的强大与勇猛有了一个直观的感受。
    华夏空军的飞行员真的太了不起了。
    一行人这里走走那里看看,一边看一边研究怎么拍,战斗机要怎么飞,剧组和飞行团之间相互沟通,一起交流。
    这一段剧情,讲的是以男主为代表的华夏飞行员参加多国联合军事演习,军事演习中,华夏空军飞行员驾驶歼十战斗机,用各种先进的战术战法以及凭借歼十战斗机的优异性能,轻松战胜代表蓝军的外军部队,外军部队驾驶的是f16。
    歼十和f16一直是竞争对手,无论哪一方都说自己更强,当然,介于双方之间并没有真正干过一场的缘故,这种争论很快就陷入了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局面。
    国际上,关于这两种飞机哪一种更强一点的争论也一直喋喋不休,买了歼十以及想买歼十的,自然认为歼十更强,买了f16或者是想买f16的,自然是认为f16更强。
    陈飞的任务,或者说目标,就是在电影里把歼十的优异性能和强大作战能力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不管事实如何,都要让观众觉得,我艹,歼十也太强了吧,他肯定比f16更强。
    所以,他要在电影里搞一些新花样,一些新玩法,一方面让观众惊呼,另一方面,也是让大家觉得,我艹,华夏空军真敢玩,华夏空军的歼十战斗机真-耐-操,真-能-操!
    如果这个电影拍得很成功,那么,歼十的外贸订单也许都能更上一层楼,一年卖他十多架也许一点问题都没有。
    为了达到这一目标,陈飞请求军方高层能派出最优秀的歼十战斗机,不是歼十A,而是歼十D,军方的领导经过研究,答应了,这一次的电影里就用歼十D。
    回来的路上,陈飞还在和杨威一起探讨着要怎么才能把飞机拍好的问题,最后,大家的一致结论是,为了拍好三架歼十战斗机的飞行和战斗画面,场站至少的出动五架飞机,有的飞机在歼十的上面俯拍,有的飞机在歼十的下面仰拍,还有的在侧方跟拍,当然,在歼十战斗机的驾驶舱里也要装上小型摄像机,专拍一些飞行员的镜头以及驾驶舱的仪表镜头,当然,有的东西是不能公之于众的,因为那是军事机密,所以拍完后,所有镜头都必须经过军方审核。
    一路上大家都在商量这个事。
    回到场站,陈飞又和杨威来到了一个办公室。
    陈飞道:“杨团,我是这样想的,这个演习中,我们的歼十战机,将采用一种全新的战术战法。”
    “全新的战术战法?”杨威一下抬起头,诧异地看着陈飞。
    陈飞一一说了自己的想法。
    “我不同意你的意见。”杨威立即摇头:“对方机动性好,贴身缠斗你是自寻死路!”
    “把握好能量转化,同样能变劣势为均势,我们比对方的滞空时间长,最后一定会占优势!”
    “对方本来就机动性好,过早暴露行踪不更是往枪口上撞吗?”
    陈飞和杨威,两个人你来我往地争论了起来,谁也说服不了谁。
    最后,陈飞说道:“好吧,杨团,我先给你分析分析,你听了我的分析后,我们再做探讨,如何?
    首先,F-16的敏捷性远不如歼-10,这一点你不否认吧?
    由于采用正常布局,F-16平尾的气动力总是有副作用,会抵消一部分升力,所以达不到歼-10这种鸭式布局飞机的性能。
    而且歼-10这种近耦合鸭式布局,不仅鸭翼上产生正升力,鸭翼拉出来的涡流还能吹掉机翼表面的附面层提供附加升力,所以F-16水平盘旋能力和歼-10不在一个量级上。
    尽管F-16的推重比比歼-10高,但由于其垂直筋斗的曲率半径也比歼-10大,其推重比优势在机动过程中并不一定能显示出来。所以F-16的垂直机动性应该和歼-10相当。综合来看,歼-10的机动性肯定优于F-16。
    从航电方面看,歼-10无疑也更胜一筹。歼-10是一个平视显示器和三个下视显示器,F-16早期型号是一平一下,现在比较好的改型是一平二下,飞行员只能看到一个或两个显示器的内容,有些数据不能直接看到,这就影响了飞机性能的发挥。所以我们的座舱更接近“玻璃座舱”的要求,各种电子设备的功能和界面比F-16更好......”
    陈飞一番分析,最后总结道:“所以我的意思就是,歼10小速度低空平飞性能好利于实战,我们的这个战术战法,就是要充分利用这一点。。”
    听了陈飞的话,杨威皱眉,沉默不语了。
    这一天晚上,杨威给自己的老领导打了一个电话,把陈飞说的那些东西一一给老领导进行了一番汇报,最后,他问老领导道:“首长,我该怎么办?”
    “该怎么办你们不是早就知道了吗?”老首长反问。
    嗯?
    杨威怔住,摸头不着脑。
    “你们团的口号是什么?”
    “一切从实战出发!”
    “答案不是显而易见了吗?”老首长道。
    杨威一怔,刹那之后他恍然大悟,明白了,实践才是检验一切真理的标准。
    按照常理,对于一场战斗的胜负,很多人都会从双方兵力、装备以及保障能力等方面的数据对比中进行预判。
    就比如刚才,杨威和陈飞争论歼十和f16的那种战术,杨威就觉得陈飞的方法不行,因为无论从机动数据还是从能量数据上比较,歼十的胜算都不大,但刚才老首长的一席话启发了他,书面上的东西,总归只是纸上谈兵,而且理论上的数据与真实的数据,差距往往会很大,就比如从理论上说,歼十的升限是18000米,但在现实情况下,却极少有飞行员会飞那么高与敌人作战,但这并不是说歼十在18000米就不行了,但在极端情况下,也有飞行员把飞机开到了20000米的高空完成了任务,所以,理论上东西都只是纸上谈兵,在实战中到底行不行,一定要去试一试,要去搏一下。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团里的“王猛大队”,在一次国际联合军演中,就是因为吃透了美联空军大机群作战灵活性不强的弱点,研究出了小机群隐蔽接敌、突入阵中、猛打速退的战术,经常打得对手措手不及,取得了击落击伤敌机15架,而己无一损伤的15∶0战果,成为以弱胜强的经典战例。
    之所以能如此,就是因为那个大队不相信书面数据,只相信实践结果。
    杨威皱着眉,陷入了沉思,这一个晚上,他想了大半夜,一直到了很晚才睡,第二天一早,见到陈飞时,他道:“你说的好像很有道理,所以我们决定今天亲自试验一下。”
    “相信我,你们一定会有惊喜的!”陈飞笑着说。
    “希望如此。”杨威说道。
    “哦,对了,今天拍过载的事没问题吧?”
    “你没问题,我们肯定就没问题。”
    “好,那咱们就按原计划进行。”
    “好!”陈飞点头。
    按照计划,今天要拍一组这样的镜头,陈飞驾驶战斗机在空中执行任务,但在飞行的过程中出现了故障,飞机陷入了大过载的机动中,陈飞因此而陷入了昏迷,今天要拍这样一组镜头。
    这样的镜头其实完全可以放在地面上拍摄,在模拟舱里进行,但陈飞想让效果更加真实,所以坚持一定要实机拍摄。
    当然,具体拍摄的时候,不可能是陈飞亲自驾驶战斗机,而是选用了一架双座战斗机,陈飞坐在前座,飞行员坐在后座,飞行员驾驶战斗机高速机动,制造大过载,然后用机舱里的摄像头拍摄陈飞因为过载太大面部变形随后直接昏迷的画面。
    今天要拍的就是这样一组镜头。
    经过了一番漫长而细致的准备,陈飞和杨威终于是登上了飞机。
    杨威亲自驾驶一架双座战斗机。
    陈飞则坐在了前面,假装亲自驾驶——在这之前,陈飞在模拟机上进行过实训,而且经过考核成功结业,所以一些基本的操作他还是没问题的。
    战机轰鸣着飞起,很快就飞到了两千米的高空。
    “陈飞,准备好了吗?我要开始加速了?”杨威用无线电问。
    陈飞把头盔的面罩摘开,把自己的面部露了出来,以便摄像机能够清晰的捕捉到他的面部。
    “我准备好了!”陈飞汇报,随后对塔台道:“塔台,我准备好了,画面怎么样?清晰吗?”
    “画面正常,清晰度很高!”李鱼汇报。
    “好,那我们开始了!”
    “好的,倒计时准备,五,四,三,二,一,开始!”
    听到开始的口令,杨威推油门杆加油,战机轰鸣着加速,只一会儿,飞机的过载就从一增加到了五。
    5个G的过载,一般人就承受不住了,就会大脑缺氧,出现晕厥。
    所以杨威把过载搞到5个G时,连忙停止加速,问道:“陈飞?”
    “我没事,继续加速!”
    “继续?”
    “对,可以直接拉到8个G。”陈飞说。
    “8个?”杨威吓了一跳,不过他可不敢下手,只是小心提了一点速度,把过载搞到了六个。
    “陈飞?”
    “我没事?杨团,可以继续?”
    杨威呆了呆,回过神后,他继续推油门杆,很快,战斗机的过载达到了7个。
    “陈飞?”
    “我很好!”
    “好吧!”杨威在心里叹了一声,陈飞这家伙的身体还真是变-态,7个G了还一点儿事都没有。
    他于是继续推油门杆。
    很快,飞机达到了8个G的过载。
    “陈飞?”
    “我还可以承受得住。”陈飞说。
    这时,塔台那边,李鱼的声音传来:“杨团,再加点速,陈飞的脸有点变形了,不过效果还不是太明显,直接拉到9个G,这样效果才最好!”
    杨威无语,这都什么人啊,9个G 是会死人的好吗?不要说一般人了,就是训练有素的飞行员,有些都承受不住!
    他小心的加着速。
    加了一点点后,他问了一句:“陈飞?”
    没有回应。
    应该差不多了,陈飞应该已经出现意识模糊的情况了。
    “塔台?”杨威用无线电道。
    “洞幺,减速吧,可以了!”
    “洞幺明白,立即减速返航,地面救援准备!”
    “塔台明白!”
    <>
    ---无广告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