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线小说 > 玄幻小说 > 两个奶被揉捏得受不了 > 两个奶被揉捏得受不了
    “看够了吗?”

    千羽野忽然开口,一步步走过来,把宋绯烟逼到了墙边,居高临下的圈着她。

    宋绯烟背贴着墙,退无可退,紧张得直咽口水。原来他一直有注意着她在关注他!!

    “不,不要这样……别在这里……”她受不了的大喊。

    “不,我不愿意!”宋绯烟对着他的眼睛,一遍又一遍的摇头。

    “你……别……”她忍住快要出口的申吟,颤抖着道,眼里是极度的隐忍。

    “你、你别乱来?”宋绯烟慌乱的叫了起来,这男人不会真的对自己乱来吧。

    “你干什么啊?放开我,把衣服穿上!”宋绯烟勉强的开口,觉得他这样的姿势实在让她感到危险。

    “千羽野,你……别……”宋绯烟不能接受他这样亲昵的吻自己,瞳孔因惊骇不住放大,发颤的双臂紧紧抓住了身下的床单。

    “嗯哼……”宋绯烟发现自己的睡裙下摆正被撩起,一只带着薄茧的大手从她光滑的大腿上肆意的抚摸揉捏着。

    “嗯,知道了!”宋绯烟深吸一口气,压抑住内心的气恼。

    “噢,你不喜欢在床上做?那在地上如何?”千羽野勾了勾唇,故意曲解她话里的意思。

    “怎么摆出一副被强.暴的表情?你不是说要好好服侍我吗?我不过是增加一点情趣,你这样就玩不起了?”

    “我只对你一个人流氓!”千羽野邪魅的一笑,温热的男性气息喷洒在宋绯烟的脸上。

    “我,没有!”宋绯烟对上他的眼睛,心里一阵颤抖。

    “流氓!!”宋绯烟忍不住骂他。

    言小纯纯网纯的。一番长吻过后,他埋入宋绯烟的颈间,开始吮吻着那寸寸香脖。

    他将她放到大床上,嘶一声,宋绯烟身上的睡裙就被撕开了,露出黑色的内衣裤,包裹着曲线起伏的身子。

    他手掌一扯,胸衣被扯掉,如凝脂般雪白的上身顿时暴露在空气里。

    他把她颤抖的身体翻过来,抱住她滑腻的背陷入床中,烫热的唇把她雪白的背吻了一遍又一遍。

    他深邃无垠的眼眸中泛着波光,“你好像很不情愿?”

    他的唇顺着她的脸庞下移,覆上她的唇,灵巧的舌撬开她的贝齿,轻易就侵入了她的领地。

    他的手滑到她身下,把她破碎了的睡裙褪下来,动作倒是出奇的温柔。

    千羽野不安分的手开始探入她的上半身,贪婪的抚摸着那凝脂般的肌肤。火热的手掌不停的游弋,一个用力,胸带被扯掉,大掌马上包握住她胸前两团丰盈的柔软,他一声满足的低吟,纵情的揉捏起来。

    千羽野伸手勾着她的下巴,眼中透着纯粹浓郁的欲.望:“你这样说,不就让男人更加想对你乱来吗?”

    千羽野半眯着眼睛一瞬不瞬观察着她脸上的表情。

    千羽野却啪的一声,把她的肩膀狠狠按在墙上。

    千羽野听了竟然一下子抱起她,慢悠悠的走出浴室。

    千羽野扭过她的脸庞,无视她眼里的泪水:“你是我的妻子,难道还不愿意给我碰吗?”

    千羽野捧住她的脸庞,吻上她的眼角,将残余的泪渍一点点的吮吸入口。

    千羽野握住她的手腕,轻轻一推就轻易把她压在床上,然后扑上去亲吻着她香肩、颈脖、耳背。

    千羽野的双手不停的享受着那对娇美,同时唇舌也在她身体一路舔吻,转移了过来,邪恶的舌头如灵蛇般,纠缠啃咬着顶端敏感的小蓓蕾,看着它逐渐变得硬挺……

    千羽野的手心稳稳压住她肩膀,结实的腿重重的压住她双腿,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她掩盖不住慌乱的表情。

    千羽野眼底泛过一抹什么:“哼,是你自己说要服侍我的,既然开始了,就由不得你说结束。不管你心里还有什么想法,只能待在我什么,乖乖听话!”

    即使再怎么忍耐,此刻宋绯烟还是战栗了,随着他双手的动作,仿佛有一簇又一簇的烈火,在她体内燃烧起来!

    她不停的告诉自己,这只是一副皮囊,只是皮囊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他想要就拿去好了,反正她的心是属于以辰的,谁也抢不走,是属于以辰的,那就够了。

    她不喜欢他,一点都不喜欢,虽然他对她确实不错,不过她心里只有以辰啊。

    她不能对不起以辰,不可以……

    她悄悄的挪动着身子,想溜出浴室,可还没挪动几步。

    她无法反抗他什么,但心里不喜欢的感觉,也不是骗人的。

    她的脸一瞬间红透了,身子僵硬。

    如果他来强的,她阻止不了,何况她还是他的妻子,一个丈夫在床上对妻子做什么,她能阻止吗?

    宋绯烟全身都已瘫软,再使不上丝毫力气,只在他的逗弄下无助的瑟瑟发着抖。

    宋绯烟双手一直紧握成拳,身子在渐渐发颤,她咬住唇,一动不动的任由他索取。

    宋绯烟挣扎着要起身,千羽野的眼神,让她觉得惊恐、退缩。

    宋绯烟没想到他会这样调戏自己,脸颊羞的更红了。

    宋绯烟的心弦被轻轻震荡了下,在昏黄暧昧的灯光下,与他对视。

    宋绯烟眼中隐隐有泪花,愤怒咬牙:“我说的服饰你,不包括在床上?”

    宋绯烟觉得肩头一痛,随即下巴被他握住扳向他面前。

    手却在她大腿上放肆的摸着,一边欺身压过来,吸吮舔舐着她锁骨上的肌肤。

    春光乍现,满室旖旎。

    觉得尴尬和隐隐的屈辱,不知该摆出什么表情好。

    这个吻很缠绵、很温柔,他似要一点一点的享受她的甘甜,细致的舔尝着她唇舌间的全部美好。

    靠,混蛋男人,脾气倒还不小…… 两个奶被揉捏得受不了

    可是,为什么心里还是有止不住的酸涩和苦楚如潮水般汹涌而来!

    千羽野强壮的手臂紧紧搂住宋绯烟的身体,强悍的吻紧密地封住了她的唇,灵活而柔滑的舌头窜进她的嘴里,与她的丁香小舌进行激烈的纠缠着,恣意无忌地夺取她所有的甜与情愫,他身上属于男的特有的气息瞬间把她包围。

    他的吻充满了掠夺性,更有不隐藏的欲念,想到她跟顾以辰通宵了一夜,更是刺激到他身体里的征服因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