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线小说 > 玄幻小说 > 两个奶被揉捏得受不了 > 奶子疼帮我揉揉又翘又硬
    “你是我的客人,我怎么能在你的面前失礼。”白小纯平淡的说道。“在我的眼中客人就是客人,是不能有非分之想的。”

    “要是没有问题的话,请趴在按摩床上,我们可以按摩了。”

    晓红的嘴角微微一扬,慢慢的走到白小纯的身前,深深地看了白小纯一眼,把她那硕大的山峰贴在白小纯的手臂上。

    “哦,你倒是很有职业素养吗?”晓红也是有些意外,没有想到白小纯居然还是一个君子,这倒是有意思,把自己的小嘴对准白小纯的耳朵,吹起了一股热气,笑着说道。“如果我让你对我有非分之想呢!你会怎么做。”

    晓红在熊有德的面前卖弄风情也就算了,必定两人的关系不一般,进入房间之后,晓红就有意无意的勾引自己,现在居然明目张胆的暗示自己,胆子未免也太大了,要知道熊有德就在会所里。

    不知道晓红到底是什么意思,白小纯的眉头也是微微一皱。

    “还请自重。”白小纯向后退了一步,连忙跟晓红拉开距离。

    “怎么,你还怕我吃了你不成。”看到白小纯的反应,晓红狠狠地白了白小纯一眼说道。“你怎么跟个木头人一样,真是不解风情。”

    “好了,不逗你了,我们就开始按摩。”

    晓红走到按摩床前,看了白小纯一眼,就趴在了上面。

    白小纯认真的看了晓红一眼,也走到了按摩床前,活动了一下手指,慢慢的放在晓红的肩膀上,开始轻轻地揉动起来。

    “嗯,感觉还不错,怪不得能成为金牌技师,确实是有些本事。”在白小纯的按摩下,肩膀上的肌肉被慢慢的揉开,感觉双肩一下子变得舒畅了起来,这种感觉很舒服,晓红露出一副享受的样子说道。

    “美女喜欢就好。”白小纯继续给晓红按摩,并没有因为刚才的事而有所怠慢,反而变得更加认真。

    帮晓红把双肩放松完之后,白小纯的双手开始慢慢的往下,在晓红的玉背上揉动了起来。

    白小纯的动作比较缓慢,但力度十足,每按一下,就有一块肌肉被揉开,慢慢的让晓红的后背变得轻松了不少。

    “美女,能不能把浴巾解开。”在手指触碰到浴巾的边缘时,白小纯小声的向晓红说道。

    “啊!你说什么?”白小纯的按摩技术实在是太高明了,晓红很快就沉浸在其中,仿佛想要一直享受下去,永远都不停止,白小纯突然开口,让晓红一下子回过了神。

    “能不能把浴巾解开。”白小纯继续重复道。

    这次晓红听清了,眼中却是出现了一丝挣扎,最后咬了咬牙,仿佛做出了什么决定一般。

    “好,不要着急,我这就把浴巾解开。”晓红突然从按摩床上坐了起来,伸出手,在浴巾的边缘微微一拉,身上的浴巾就从身上滑落。

    没有了浴巾的束缚,硕大的山峰一下子弹了出来,不断地起伏着,如同一道道波浪一般,真是扣人心弦。

    “怎么样,你觉得我现在美,还是刚才美。”晓红脸色微微一红,微微挺了挺胸,让自己的山峰变得更加雄伟,露出一副羞涩的样子向白小纯说道。

    “都美。”白小纯淡淡的说道。“现在可以继续按摩了,还请趴下。”

    晓红知道自己的优势在哪里,那些臭男人哪一个不对自己的身体垂涎三尺,见到自己的山峰,都恨不得把自己的眼睛长在上面,现在自己一览无余的出现在白小纯的面前,白小纯就算不被自己迷的神魂颠倒,也要露出一副垂涎三尺的样子才对,可白小纯倒好,眼神依旧那么平静。

    在白小纯的眼中,居然看不到任何的痴迷,难道是自己的身体对白小纯没有诱惑力,还是白小纯在故作镇定。

    晓红对自己的身材有信心,更加愿意相信后者,白小纯现在无动于衷,肯定是装了,没有一个男人能抵挡得了自己的诱惑,尤其是自己现在这幅样子,要是没有一点反应,那就不是一个男人。

    “难道你不觉得只按摩后面太乏味了,不如你帮我按按前面如何,我胸口疼,你快帮我揉揉。”白小纯不是在自己的面前装吗?晓红就要在给白小纯加一把火,看看白小纯能装到什么时候。

    “我们这里是会所,是帮人按摩放松的,不是给人看病的地方,你要是不舒服,可以去医院。”白小纯并没有被晓红被晓红诱惑,神情至始至终都是那么淡定,向晓红说道。“请自重,我是技师,是负责按摩,至于其他的事,请恕我无能为力。”

    “你…”要是自己诱惑别人,恐怕早已化身为狼,恨不得马上扑过来,跟自己大战三百回合,可白小纯倒好,居然让自己自重,这让晓红很恼火。

    晓红深深地看了白小纯一眼,这还是晓红第一次遇到在自己的诱惑面前还能保持如此淡定的人,这让晓红的心中感到了一股挫败感,难道自己的魅力真的减退了不成。

    按理说,只要是个男人,在如此诱惑下都应该有反应,可白小纯倒好,什么反应都没有,现在晓红怀疑白小纯不是在故作淡定。

    或许白小纯就不是一个正常的男人,要不然怎么会对自己无动于衷,越想越觉得可能。

    “原来你不是男人,怪不得对我没有反应。”晓红狠狠地瞪了白小纯一眼,有些惋惜的说道。“亏你生了这么好的皮囊,真是浪费了。”

    “既然这样,就不要浪费时间了,你把衣服脱了。”

    不被诱惑,只能说明对自己没有吸引力,可晓红倒好,居然说自己不是男人,不知道这是什么歪理,白小纯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白小纯也懒得辩解,这样也免得自己继续被晓红骚扰。

    “你什么意思。”好端端的晓红怎么让自己脱衣,让白小纯很是不解,不知道晓红到底是什么意思。

    “让你脱就脱,哪有那么多的废话。”在知道白小纯不是真正的男人之后,晓红对白小纯的态度也是发生了改变,有些不耐烦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