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线小说 > 玄幻小说 > 两个奶被揉捏得受不了 > 他的手不停的揉捏着她的奶
    娇香的气息,柔柔地呼在他耳边,呼之欲出的酥胸,被包裹在厚厚的白纱布里,隐约看得见那条沟渠。

    “你别玩了。”欧亦樊眸中露出危险的光芒。

    “你不想要吗?还是你嫌弃我是藤原拓野玩剩的”

    “墨罂!”回答她质疑的,是欧亦樊热切而焦虑的吻,只是碍于墨罂微侧着身子,欧亦樊举起墨罂娇小的身躯,自己躺在偌大的床-上。

    接着一个凌空,她便趴在自己的身上。

    欧亦樊咬住她的唇,迫使她张开小嘴,挑情的舌窜入檀口内,吸吮她柔嫩甜美的唇,一寸寸啃咬,仿佛,想将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停停下来,嗯我是开玩笑的!”她倒抽口气,美丽的瞳眸,眨着错愕的节奏,双手不由自主地抓紧他的臂膀,指甲隔着衬衫,深陷他厚实如铜墙铁壁的肌理。

    欧亦樊指腹滑过她白净的脸颊,温柔的抚触,让她的心隐隐震动,火热的温度,在双方之间燃烧,情-欲的氛围,像浓雾般久散不去。

    欧亦樊半眯的双眼盯紧了她,薄唇扯开餍足的笑意,“停?停不下来了。”

    吻落在她小巧下巴、弧度优美的颈部曲线上,性-感的唇,含住了她的锁骨,湿热的舌,在上头舞出最情-欲的回旋,感觉她因此而倒抽口气。

    他唇角不着痕迹地扬起一个弧度,啄吻缓缓地往下蔓延

    这一下,玩过头的墨罂急了,情-欲就快要将彼此吞噬,她呼吸急促,双手推拒着他。

    “喂,你回来了,怎么不说”江川逸的话音,一瞬间叫醒了欧亦樊,顾不了其他。

    他带着墨罂一个翻身,让她躺在自己的身下,就怕她的美好,被该死的入侵者看光。

    “嘶好痛。”墨罂的伤口被狠狠地压住,紧闭着眼,她咬牙,忍住差点飚出来的眼泪。

    “谁在里面?”某个熟悉的声音,带着戏谑地问向唯一“有幸”看到一些片段的江川逸。

    只是,墨罂的叫唤,亦在听到这个声音后,生生地卡在咽喉。

    “没谁啦,走了走了,阿樊在办事。”

    分不清是揶揄还是掩饰,总之,好几个脚步声,渐渐消失

    “我帮你转身,你先忍一忍。”忽略掉墨罂刚才不自然的僵硬,欧亦樊隐去眼中的落寞,无奈地笑笑。

    “不继续了吗?”黑瞳直直地看向阿樊,有着不怕死的挑衅,她就是讨厌自己,刚才因为某个声音,而再起波澜的心。

    此刻,她压根忘了疼痛这马子事,一心想证明些什么

    就在欧亦樊刚想俯身,翻动她平仰的身子时,墨罂突然用力拉住阿樊的衣襟,让他完全贴近自己起伏的胸-脯,“不想继续吗?可是人家很想呐。”

    她的声音沙哑而慵懒,极具性-感的勾-引力咬着牙,欧亦樊却双眸紧盯着她不放,沉默不语。

    这样的态度,与刚才热情如火的他,相差甚远,“我不是你拿来证明自己,不爱藤原拓野的工具!”

    回视墨罂诧异的脸色,他继续淡笑着开口,“我很想要你。但,我也只要将心,交付给我的那个你。”

    “出去。”墨罂像一只被踩到尾巴的猫,张狂而愤怒。

    用力推开欧亦樊,却疼得让她闷哼出声。

    “我要帮你翻身,压着伤口,会让它发炎。”坚决的语气不容反驳。

    可是,就是有人,不把这样的强势放在眼里。

    墨罂笑得妖媚,“我不喜欢别人碰我,特别是与我无关的人。”

    这样够明显了吗?

    与我无关的人

    “随便你。”他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他冷冷地沉吟道。

    “砰。”墨罂睁开一直闭着的眼,重重的摔门声,让她感受到了某种压抑的愤怒。

    她眼中有雾,只要稍为不注意,一个眨眼,就会泄露了,她心底的脆弱无助。

    后来,欧亦樊没再出现,她一直凝神听门口的脚步声,只是他真的就没再出现了。

    “喂,你最近怎么都不睡自己的房间?”江川逸冲着欧亦樊咧开嘴笑,翠绿的眼,闪了闪,掠过一丝轻佻。

    “嗤,你白痴啊。这间城堡有五十多个房间,我爱住哪间,需要向你报备吗?”扯回恍惚的神,欧亦樊撇嘴嗤笑。

    “那个女人有点眼熟啊!”意味深长地瞅着欧亦樊阴晴不定的眼,江川逸用手摩挲着,长出青色胡渣的下颚。

    “你想说什么?”瞟一眼江川逸,这个男人他太了解。

    “千景喜欢她,这个,你我都清楚。但是,问题不在于此,重要的是你,不在乎她和藤原拓野的过去?她和拓野之间的复杂难懂一句话,我不希望,看见兄弟因为一个女人而不合。”

    “你说的那种事,绝对不会在尊爵发生。”欧亦樊斩钉截铁地道:“我们之间,不仅仅是从小到大的情谊,几个家族的盟约,更重要的是,我们的关系,还困绑着彼此势力的长灭,无数资金的流动这个道理,你不会不懂。”隔著几缕发丝,他隐晦的目光湛了湛。

    “那就好!总之,女人呐只能拿来玩,不能拿来爱啊。”江川逸由衷地感叹,看来游戏花-丛,及时行乐的人生态度,只有自己还坚定地维护着。

    欧亦樊见他夸张地感叹有些好笑,“死东西,总有一天,你会遇到一个,让你心甘情愿放弃整座大森林的磨人精。”

    “闭嘴!你最好拿镜子照照自己,现在的死样子,蠢毙了!”江川逸翻个白眼,那种情况要是会发生,他就不叫江川逸。

    “对了,雪薇的事”欧亦樊然想到什么,渐渐收拢了眉。

    没想到,欧亦樊会突然转到这个话题他抿唇,忽而又轻松开口,“嗯,我也已经和雪薇通了电话了,很幸运,她换了骨髓。”

    “她会和冷谦禹回城堡举行婚礼。”这回,应该定下来了吧!

    冷谦禹的命真好,心头的宝贝,竟然失而复得。

    “是吗?那我要送个大礼。”敛下常常的眼睫,江川逸笑得低哑。

    威尼斯是一座繁华的城,让人惊艳的古建筑和绮丽流光的顶级奢侈名品,构筑了无数人的梦想,雪薇喜欢这里,安菲馨也喜欢这里。

    冷谦禹看见菲馨的出现,有些尴尬,毕竟,曾经的未婚妻又变为小姨子,想来有够荒唐的!

    雪薇好笑地看着冷谦禹的别扭,大男人闹气脾气来,就像小孩子一样。

    “姐姐,姐夫好像不太舒服?”安菲馨挑眉,对这个男人,到底是有点由爱生恨吧!

    不过还好,曾经有些嫉妒雪薇的心,在她平安归来后化为乌有。

    说到底,她还是爱雪薇的!

    “你们慢慢聊,记得明天要到西西里,别太晚了。”冷谦禹漫不经心地笑笑,帅气的俊脸,让刚才还臭着脸的菲馨,不由自主地脸红。

    “嗯,你先回去吧。”

    临走前,她踮起脚尖在他唇上轻轻一吻,男人不由自主地笑开,顺手轻抚她的长发。

    这是情人间的习惯,甜蜜而温存。

    安菲馨偷偷做个鬼脸,“你们慢慢来,看你们这样会影响我的心情。”

    说着,她笑骂地推开,到远处留下一点空间给他们。

    “菲馨是个好女孩。”安雪薇婉约地笑看安菲馨的背影,“她很单纯,可以很轻易地喜欢一个人,也可以很轻易地原谅伤害过她的人。”

    冷谦禹颇为认同地颔首,“她的天真单纯,不适合这个阴暗的世界,这样的女人,应该被好好保护,就像你一样,她适合强大的男人。”

    朝着雪薇挤眉弄眼,冷谦禹露出一副得意的样子。

    “你在自夸,讨厌。”雪薇拍打他精壮的胸,“不过,你说得没错,菲馨适合尊爵里的男人,千景、卡尔、阿樊都不错,至于江川逸和拓野哥哥嘛?一个花心,一个恐怖,那样的男人,太难驾驭咯。”

    “那你的老公我很好驾驭吗?”冷谦禹挑眉,他的笑,越来越坏,也越来越帅,看的雪薇红了颊。

    “不正经,人家在和你谈论菲馨了啦!趁这次婚礼,我们把她,介绍给阿樊好不好?”嘟着嘴,冷谦禹搞不懂,为什么明明雪薇,已经不是小女孩了,却依旧可以撒娇,可爱得那么自然,那么让人喜欢。

    而她的亲妹妹,似乎完全没继承这样的基因,那个眼神冰冷的女孩,明明那么年轻,却失去了阳光的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