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线小说 > 玄幻小说 > 两个奶被揉捏得受不了 > 老师别揉我奶了嗯啊
    阿光是一个有理想有热忱的青年。

    济弱扶贫、拯救中国、以仁义治理八荒、终而垂拱而天下治,舍我其谁!

    熟读四书五经、心怀仁义侠理、是非分明、待人接物温和有礼,这样的青年

    现在已经很少见了。

    了不起!

    但是再怎麽有理想有热忱的青年,总是会碰到一些人生中的难题。

    譬如说,如何克服第一次到别人家裡家教的紧张感。

    阿光告诉自己:「大人物是不可以小事情所牵绊住的!」,微微颤抖的手按

    上门铃。

    「叮咚!」

    「来了来了。」从门内传来活泼甜美的女声,喔,这是个好兆头!

    阿光收回忐忑的心情,他深知一个好的第一印像的重要性,尤其是面对美女

    时。

    大门啪的一声的打开了,咱站在大门口前按铃的阿光也啪一声的飞出去,后

    脑着地式的上演了一个真正的仆街。

    「原来这门是向外开的……」阿光在昏迷前想道。

    ***    ***    ***    ***

    「这位叔叔,这位叔叔,你没事吧?」

    朦胧的张开眼睛,一对灵动闪亮的大眼睛正一眨一眨的看着阿光。

    (啊……这是在天堂吗,美目盼兮……不行,好昏……)

    「又昏过去了……没办法,只有这样了……」

    阿光闻到一股花蜜般的甜香,接着双唇被一片不知是什麽的温暖覆盖住了,

    醒了过来。

    (!?)

    一个女孩,正对自己做着口对口人工呼吸。

    「哇!」「呀!」

    阿光本能地推开女孩,而女孩也被阿光突然的举动推倒在地。

    「对、对不起。」阿光急忙道。

    女孩抬起头来,水灵灵的眼睛因痛楚而闪着泪光,「真的对不起。」

    「才不原谅你呢。」眼中还泛着泪水、却又噘起嘴生气的模样令人爱怜,

    「人家救你,结果还被你这样推倒……哼!」

    「对了,」阿光试着转移话题,「这裡是?」

    「我家啦,」女孩嘟着嘴说,「你是不是来教我国语的萧老师啊?」

    「咦!?」

    ***    ***    ***    ***

    阿光第一次家教就是这麽展开的,当阿光与他的朋友讨论到这件事情时,总

    是有人以羡慕的眼神看着他说:「真是令人心跳的邂逅啊!后面呢?后面呢?」

    他总是苦笑以对。

    灵动迷人的眼、小巧可爱的鼻、娇小柔软的唇,乌黑的长发及腰,白晰柔嫩

    吹弹可破的肌肤,谁会想到这样天使一般的女孩,内心却像是小恶魔一样顽皮。

    「刘亦姗大小姐,拜託你不要拉我的头发好吗?还满痛的。哇!!哇!!!

    不、不要拔啊!!!!!!!!」

    「本小姐肯拔你的头毛可是天大的恩赐呢,还是你要我把老师你第一天来就

    夺走了人家那青春宝贵的第、一、次的事情告诉我爸爸吗?!」

    「耶!?哪来的第一次啊?啊啊啊啊痛,别拔别拔!」

    「还敢狡辩!说,你是不是有夺走了人家的第一次!」亦姗加强了手中的力

    道:「再不说就拔光你的头发!」

    「是是是是,您说得都对,我夺走了亦姗大小姐您青春宝贵的第一次,所以

    请不要再拔啦啊啊啊~~~」

    「嘻嘻,」只见亦姗从口袋中掏出了一支录音笔,「老师,现在可证据确凿

    了唷,赖不掉了。」

    「呃?」

    「如果老师你不听话的话……我就……」亦姗纤纤玉指轻轻的按了一个键。

    「我夺走了亦姗大小姐您青春宝贵的第一次!」「我夺走了亦姗大小姐您青

    春宝贵的第一次!」「我夺走了亦姗大小姐您青春宝贵的第一次!」

    「我夺走了亦姗大小姐您青春宝贵的第一次!」「我夺走了亦姗大小姐您青

    春宝贵的第一次!」「我夺走了亦姗大小姐您青春宝贵的第一次!」

    阿光脑中轰隆一声,一片空白。

    从第一天被女孩抓到把柄之后,每次的上课时间便变成了女孩为所欲为的时

    间。

    任凭阿光怎麽苦口婆心,女孩儿总是在房裡玩着……

    如果是自顾自的玩着还好,但女孩玩得总是阿光:是轻轻摸着他的头发,然

    后突然拔一根下来,假装认真听课,然后突然搔痒阿光,让阿光笑个不停,等到

    父母上来看情况时又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有时累了,就趴在桌上,完全不管阿光就在旁边,大大方方的就睡了。

    因为这样,对于朋友们的又羡又妒的揶揄,阿光只能苦笑以对啊,说出来多

    丢脸,是吧。

    「唉,如果照这样下去,很快就会变成秃头的。」

    出师不利啊,没想到第一次出来兼个家教就被小孩子吃得死死的,这怎麽行

    呢?阿光下定决心,要扳回一些教师的威严。

    「叮咚!」

    门缓缓的打了开来,出来应门的是父亲:「喔,老师请进,亦姗今天在楼上

    房间裡呢。」

    平常都是亦姗亲自跑出来开门,然后把阿光拖上楼去的,今天吹的是什麽风

    啊!?

    小心翼翼的上楼,注意着有没有可疑的陷阱,如履薄冰地走着,到了亦姗闺

    房前。

    阿光深吸一口气,轻轻推门进去,看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景像。

    嘴巴张的比跟孟克呐喊还大的阿光看到的是,平常不管怎麽念都桀骜不驯的

    脱缰小马亦姗正乖乖的在书桌上读书。

    「老师你来啦?怎麽嘴巴张那麽大像个白痴一样?还不快过来给我解题?」

    大受惊吓的阿光,早把「教师的威严」这事抛在脑后,听到这话便乖乖的听

    话给亦姗解题哩。

    告一段落,中间休息时间,阿光问:「你今天怎会乖乖的读书啊?平常不是

    怎麽说都不肯吗?」

    「还不是要考试了……」精疲力尽的亦姗趴在了桌上,有气无力地嘟着嘴答

    道。

    「哈……」原来是这样啊,阿光心中想着。

    「笑什麽啦,真是的。我累了先小睡一下,等等在修理你这个臭老师……」

    说完不久便阖眼睡着了。

    看着眼前少女天真可爱的睡姿,总是联想不到平常她那副蛮横的样子,虽说

    那蛮横模样,回想起来也是挺讨人喜欢的,但当时给她随意玩弄的感觉就不怎麽

    好了……

    如果亦姗能温柔一点就好了,阿光心裡这样想着。

    灵光一现,他想起曾经有人对他说过,「如果一个人睡觉的时候,在他耳边

    轻轻的说话,能够跟他的潜意识直接对话唷。」

    当时他是嗤之以鼻的,那当然了,现在是科学的时代了,那种事情才没可能

    呢!

    「你可以试试看啊,听说这样可以直接影响他人的思想哩。」

    「少骗人了,哪有什麽根据?」

    「有啊有啊,你不晓得世界上有种技术叫催眠吗?」

    「去去去,那种伪科学的事情我才不听呢。」

    阿光嘴裡驳斥着对方,心裡骗着自己:「哼……我才不心动呢。」内心深处

    潜藏的欲望,阿光一直不愿意承认,今天却在这种情况下被挖了出来。

    「呵……」试试吧,反正失败了也没什麽损失。

    「亦姗……」阿光压低了声音,「听得到我的声音吗?」

    没有反应。

    阿光再试了一次,「亦姗……」

    「唔……」

    喔喔喔,有反应了。

    「听得到我的声音吗?」

    「嗯……」

    「我是你内心的声音……我说的话都是你内心真正的想法,知道了吗?」

    「嗯……」

    「阿光是个好老师……这麽好的老师现在已经很少了,所以,要好好的爱护

    他,不可以很粗暴的对他,要很温柔的对他。」

    「嗯……」

    阿光心中捏一把冷汗,可不晓得这到底有没有效,虽然亦姗都对他的话一一

    回答了嗯,却不晓得是真的潜意识接受了,还是只是本能的回答呢。

    「就先这样,看看有没有效果吧,」阿光心裡想着:「如果继续说一些奇怪

    的,就怕这小妮子装睡故意闹我呢。」

    阿光放松心情,靠着椅背,欣赏丽人春睡的美景,不知不觉也进入了梦乡。

    「嘿,该醒来啰。」

    「唔……」还有些累啊,让我睡吧。

    「老师,不要睡啰。」阿光感到有人轻抚着脸颊,张眼一看,是亦姗。

    「嘻……醒了呀。」在夕阳微光下,亦姗浅浅的微笑,「看你睡得那麽熟,

    原本舍不得叫老师起床的呢。」

    阿光从来没看过这麽美的亦姗,不由得看得痴了……就是嘛,天使就是应该

    要温柔才像天使啊!

    (喔喔喔喔喔喔喔,感谢老天,那个真的有效!)阿光心裡大叫着。

    看到阿光对自己行注目礼的亦姗,脸上一红,「笨老师,」轻轻的敲了阿光

    的头,「看什麽看到那麽呆啊?」

    ***    ***    ***    ***

    心裡怦怦跳。

    没想到那潜意识什麽鸟真的有效,没想到亦姗温柔起来是这麽美。

    心裡怦怦跳。

    虽然离开了刘宅,那心动的感觉依旧存在,阿光爱上亦姗了。

    都怪自己没事搞什麽潜意识的,现在可好,每个礼拜去帮那麽美那麽温柔的

    女生家教,又不能逾越老师学生的分寸,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想想就要疯了。

    「等等,既然潜意识有效,那我也可以用这个来得到亦姗了?」喔喔,这真

    是好办法啊,真不愧是立志未来要当总统的人,脑袋真是快啊!

    阿光胡思乱想着,不由自主的动手查了关于催眠的资料,那他原本认为是伪

    科学,只是骗小孩骗笨蛋用的催眠……。

    ***    ***    ***    ***

    「不小心就热心的学了起来,呵呵。」

    这就是热血青年啊,对于目标从不迟疑,勇往直前,阿光那之后每天的空闲

    时间都拿去研究催眠,硬币、钟摆、想像、药物,各种类型的催眠,这些东西在

    理论上,对于阿光来说并不难懂,但要揣摩模彷着催眠师磁性的声音、要平静自

    己紧张的心理来催眠他人,才是真正困难的地方。

    尤其想到自己真正的目标是亦姗,啊,光是想到她就心裡小鹿乱撞了,更何

    况到时要面对她、催眠她……

    阿光接触各种催眠也经过了两个礼拜,他已经开始慢慢理解,催眠的真意真

    髓。

    催眠是要用各种手段去让对方放松,才能达成催眠,声音是必要的引导,但

    道具也是非常重要的诱导。

    道具诱导又分为三大类,一种是让对方放松,一种是让对方疲惫,最后就是

    让人恍惚,所以有用舒适的椅子、硬币、药品催眠的。

    在声音有基本的引导功之后,最重要的应该就是如何选用不令人起疑心的道

    具了。

    阿光自认在这些理论上有些小成,甚至有些创新,而声音的部分,那刻意低

    沉下去时会带有磁性的音色和揣摩对像的马丁大师很像,有次自己听了都快睡着

    了。

    「用这样声音跟人说话,大概没有人会不想睡吧,哈哈哈哈哈哈!」

    这天又是到亦姗那裡家教的日子了,这也是阿光准备试验他成就的日子,早

    就算计好的阿光,知道这天正是亦姗父母都不会回家的日子……

    「叮咚!」

    大门轻轻的打了开来,穿着白色小洋装的亦姗从门后跳了出来,「老师,你

    来啦。」

    她虽然不再蛮横,但仍然不改她的活泼,一跳一跳地把阿光拉了上楼。

    「老师,今天要学什麽呢?」亦姗歪着头问道。

    「嗯,来预习课本吧,你先念一遍,然后我给你解释它的意旨,知道吗?」

    「知道了。」

    解经的文章向来是又臭又长的,念到结尾,亦姗也昏昏欲睡了,这正是阿光

    的目的。

    时机到了,阿光捏了把冷汗,按下自己上下不安的心情,出手了。

    「你累了吗?先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吧,放轻松,听我跟你讲解这篇文章,对

    了……放轻松……」

    「越来越放松……然后仔细听着我对你说的话……」

    「我讲的话是正确的……我是你内心真正的声音……不要去质疑……相信我

    ……」

    「学生要服从老师所说的话……服从……」

    「只有萧光才是你真正心灵的老师,要服从他的话……」

    「醒来以后……你会发现你爱上萧光了……你会愿意为他做任何事情……」

    (就这样吧!?)紧张得脑中一片空白,阿光也想不出来还有什麽指令要下

    了,相信、服从、爱,冷静想想应该也会是最完美的指令了。

    「现在我数到三,听到我数完后你就会慢慢醒来,而且觉得精神饱满。一,

    二,三!」

    亦姗缓缓地张开了眼睛,发现了阿光紧盯的目光:「干嘛啦,又不是没看过

    我睡觉,这样盯着做什麽?」

    咦?没什麽变化?

    难道两个礼拜的辛苦就这麽化为一场空吗?催眠果然只是一个伪科学吗?啊

    啊,神啊……

    不能那麽快灰心啊,还是具体的测试一下好了,不甘心梦想就这样化为泡沫

    啊……

    「亦姗,先去床上趴着不要动。」

    「为什麽?」亦姗嘟着嘴说,却依言趴了下去,「像这样吗?」

    「坐好,手举起来。」

    「老师今天有点奇怪呢。」亦姗边笑着,也照着做了。

    (或许是有用的啊,赌了。)

    「嗯嗯,很好很好,亦姗,把裙子掀起来,把脚分开成M字形……」

    ……

    粉红色蕾丝边的小内裤,紧紧贴着那隆起的小山丘。

    「真美……」阿光将头埋在亦姗两腿之间,享受着那少女天然的体香。

    亦姗两只手掩着脸,害羞的不愿答话。

    看着可爱反应的亦姗,阿光心中起了爱怜之意,一把把她抱了个满怀。

    「亦姗,我爱你……」

    「…………」亦姗别过头,羞红着脸,双手却悄悄的抱住阿光。

    阿光一只手紧紧抱着亦姗的小蛮腰,一只手轻轻的抚着她的秀发,激情而温

    柔的吻如雨点落在亦姗娇嫩的脸上。

    丰满的双峰隔着一层薄薄的衣物贴在阿光的胸膛上,两颗小樱桃磨蹭着,挑

    逗着,而紧紧夹住阿光腰部的双脚,使得少女怀羞的地方轻轻的夹着他的雄伟。

    欲火难耐的阿光,在「不要……不要啦……」的娇叫粉搥中,褪去了亦姗可

    爱的小裤裤,并掏出了早欲出来透气的小弟弟,对准亦姗春潮氾滥的小穴,说:

    「要进去了喔!」

    「嗯……」亦姗娇羞的点了点头,微微发抖的双手紧紧抓着阿光的背……

    「啊……」长驱直入,阿光意外的没有碰到什麽阻碍,不过他晓得有些女人

    天生就没有那一层膜,反而没有更好,他可舍不得亦姗受到痛楚的样子呢……

    阿光吻了一下亦姗,「会不会痛吗?感觉怎样?」

    「好胀,痒痒的好舒服……」

    「那我动了喔。」说完,阿光便抱着亦姗的俏臀抽插了起来。

    「嗯……」突然的动作使亦姗不经哼出声来,但却马上因为害羞而紧咬着下

    唇,让自己不再出声来。

    原本温柔的动作慢慢变得越来越快,被狂风暴雨所代替。而从亦姗那越来越

    粉红的脸、那越夹越紧的腿,阿光知道亦姗也要达到高潮了。

    突然被夹紧按摩的感觉,代表着丽人高潮的到来,而此同时阿光滚烫的精液

    洒进了亦姗美丽的小穴。

    两人躺在床上互相抱的紧紧的,像是不愿分离一样。

    「你真美……」阿光摸着亦姗柔嫩的发丝说道:「舒服吗?」

    亦姗红着脸说:「哪有人这样问的啦,讨厌……」

    「谁叫你大气都喘一个,就那边紧咬着嘴唇呢,我怎麽晓得呢?」阿光促狭

    的问着:「到底舒不舒服嘛?」

    「大坏蛋大坏蛋,欺负人家欺负的那麽舒服,不理你了啦!」亦姗粉拳敲着

    阿光的胸膛,撒娇着叫着。

    看着怀中的美人那害羞的样子,感受着紧紧贴着自己的那柔嫩玉滑的肌肤,

    阿光不经又硬了起来。

    「啊……」亦姗娇嗔着:「怎麽小坏蛋又有精神啦,讨厌讨厌!」

    「他说要听到你叫出声啊,」阿光笑着:「这次放开点唷,宝贝……」

    ***    ***    ***    ***

    年轻气盛唷,也不知道弄了几次,亦姗从原本的娇羞被动变成了主动套弄着

    肉棒的小色女,那原本含蓄不愿发出声音的小嘴,现在却不断叫着:「我还要、

    我还要……」

    不变的,是眼中对阿光的爱意,以及彷彿不会被淫行所玷污的,天使般圣洁

    的身体……

    当两人都精疲力竭,躺在床上,亦姗很快的便进入梦乡了,阿光虽然疲惫不

    堪,却仍然睡不着。

    「催眠居然是真的啊!而且我还成功了……如此一来,我不就能够为所欲为

    了吗?」

    对,阿光离他的梦想不再遥远……

    「左右逢源,拯救少妇于寂寞,以肉棒开垦荒地,终若垂拱则天下女人哀,

    舍我其谁唷!」

    「哈哈哈哈……」大笑着,却不觉得踏实,转头看着春睡的少女,不禁令人

    爱怜了起来……

    (果然,我还是爱着她呀。做不得对不起她的事情呢……)阿光摸着亦姗红

    扑扑的脸蛋想着。

    「亦姗啊,」阿光轻轻的说:「我好爱你啊……告诉我,为什麽我那麽爱你

    呢……」

    「…………有效…………」亦姗像是回答他一般的梦呓着,却听不清楚。

    「嗯?」阿光凑近了耳朵,听着……

    「……没想到……在耳旁轻轻说话……真的可以………………」

    「耶!?」

    「……老师…………爱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