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线小说 > 都市小说 > 虎警 > 正文 第六百四五节 谋财害命
    ---无广告小说---  ,虎警
    “刘蓓。”
    孙明鑫坦言:“男人嘛,见了漂亮女人就有想法。只是我后来想想,刘蓓当时带着褚若英一起吃饭,肯定是故意的。”
    虎平涛问:“为什么?”
    孙明鑫道:“刘蓓的想法我大体上能猜到……以前她跟我好的时候,对我很上心,还试探着问过我关于结婚的事儿。当时我没往那方面想,毕竟年龄小,我和刘蓓只是随便玩玩。对于那种事情,她很开放……也可能是我态度上强硬吧!反正做就做了,她也为了做过两次人流。”
    邢乐不解地问:“既然你们都这样了,为什么你不跟刘蓓结婚?”
    “我为什么要跟她结婚?”孙明鑫反问,进而辩解:“刘蓓是个很随便的女人。只要我提出要求,她可以在任何场合脱裤子。而且她还做过人流,万一她身体受损,结婚以后不能生孩子怎么办?我得为家里考虑啊!”
    “你……”邢乐听完,气不打一处来,后面的话硬生生被憋得说不出。
    虎平涛用冰冷的目光盯着孙明鑫,讥讽道:“睡过,还让人家怀孕,偏偏又不打算结婚,反过来还要求别人这样那样的……伱的良心不会痛吗?”
    孙明鑫面不改色心不跳,极力辩解:“你以为刘蓓是省油的灯啊?如果她不是一门心思想要对付我,那天吃饭会把褚若英带出来?”
    “别以为我看不穿她心里想什么。刘蓓那个女人,她是觉得褚若英单纯,没见过世面,所以故意让我认识了,追求褚若英,然后上手。”
    “后来我才知道,褚若英刚认识刘蓓的时候,故意撒谎骗她,其实也就是开个玩笑,说她只有十四岁。”
    “褚若英个子不高,人也长得瘦瘦小小的,看起来就跟未成年人似的。本来就是个玩笑,可刘蓓偏偏当真了。”
    虎平涛眯起眼睛问::“意思是刘蓓故意想整你?”
    “肯定的啊!”孙明鑫解释:“我当初跟刘蓓好的时候,我就没打算要长久。”
    “为什么?”邢乐极其痛恨对这种不负责任的男人,张口打断他的话。
    “……这个……”孙明鑫忽然放缓语速,明显是在思忖着该如何应答。
    良久,他缓缓地说:“……刘蓓……她没什么钱,家里情况也不是很好。总之……她不是我想要的那种女人。”
    “以前我在夜场陪酒的时候,当时就已经跟刘蓓在一块儿了。我见过那些有钱的女人在场子里一掷千金。一瓶高档酒八千八百八十八,她们眼睛都炸一下,张口就要好几瓶。遇到过生日之类的情况,十二瓶起底,喝多上头了,直接告诉场子主管再来一打。”
    “我那时候,也就是第一次,真的是整个人都看傻了。我在修车厂一个月工资才多少?那些富婆就这么玩,真正是钞票跟废纸似的,难怪我那个同学能戴上劳力士。”
    “所以我对刘蓓真的是变了一点儿兴趣没有。如果她有钱,我当然可以跟她结婚。问题是她什么都没有啊!她家里虽说不是穷的叮当响,却也拿不出钱给她做嫁妆。这样的女人娶进来就是个累赘,我吃多了才会跟她结婚。”
    “褚若英不一样。”孙明鑫陷入回忆。此时此刻,他自从被抓就一直灰暗的脸上,隐隐透出些许令人惊讶的光彩:“我是真的很喜欢她……说实话,以前跟刘蓓在一块儿的时候,我从没有过长长久久之类的念头。反正就是玩嘛,玩到什么时候算什么时候。后来想想,可能我对刘蓓的感觉很平淡,也可能是因为我们之间刚约了两次,她就跟我去外面开1房,做了那种事……我后来真觉得跟刘蓓在一起没意思。她要钱没钱,要模样没模样,不像褚若英,人真的很漂亮。”
    “她那时候很单纯,吃饭的时候紧挨着刘蓓,一直叫她姐。我当时就看出来,刘蓓肯定是没安好心。”
    邢乐对孙明鑫的感觉很糟糕,对他说的这些自然抱有几分怀疑:“为什么?”
    孙明鑫欲言又止,迟疑片刻,他张口回答:“……那天喝酒的时候,刘蓓装作喝多了……这个我真没乱说,我跟她处的时间长了,她能喝多少我很清楚。就两小杯,一两酒都没有,她就凑过来,悄悄告诉我,说褚若英非但没有男朋友,而且还是个初女。”
    这么一说虎平涛就明白了。他暗叹着缓缓摇了下头,点起一支烟,也不说话。
    邢乐完全不明白其中的意思,问:“这不很正常嘛,你为什么说刘蓓没安好心?”
    孙明鑫解释:“刘蓓是故意这样做的。她知道褚若英长得漂亮,知道我见了以后肯定不会放过,所以用这种话来刺激我。你想想,初女啊!现在这种社会,有几个女的长到二十多岁还能守身如玉?”
    “当然,我不是说没有,但我就没遇到过。尤其是褚若英这种颜值程度的女的就更是罕见。所以……”
    说到这里,他忽然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在组织语言,过了一会儿,才缓缓地说:“后来我才慢慢想明白:刘蓓故意给我和褚若英制造机会,只要我对褚若英下手,做过那种事,刘蓓就会撺掇着褚若英死死粘着我,管我要各种好处。”
    邢乐皱起眉头问:“这算什么?这对褚若英来说根本不是好事情。她能答应?”
    孙明鑫道:“这事儿还真不好说。因为刘蓓和褚若英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后来褚若英跟我出来吃了几次饭,看了几场电影,我俩之间的关系水到渠成。我带她开房的时候,她半推半就,事后也没说什么。”
    “至于刘蓓……后来就消失了。可能是觉得从我这里拿不到好处吧!”
    “女人嘛,没有的时候想,有了以后就觉得其实没什么。我对褚若英也是这样,起初的时候觉得她不错,后来在一起时间长了,觉得她身上毛病挺多的————早上睡懒觉,平时在家里不愿意做饭,也懒得洗衣服,甚至连卫生清洁都不愿意做。为了这些事情我说了她好几次,可她就是不听。”
    “当时我对褚若英已经有些腻了,可她整天粘着我。她是真喜欢我,经常问我什么时候结婚。我手头没钱怎么结?就只能随便找借口搪塞过去。”
    “我觉得还是要尽快找钱才行。我在坚果网上看中一辆比亚迪,我问过好几次,坚果网那边不肯让太多,谈下来至少也要一万八、九的样子。这个价位在我看来实在是高了,所以后来就没了谈下去的心思。坚果网那边做事情还是挺靠谱的,给我发来一些关于车子的资料,其中包括同款比亚迪的新车宣传册。我随手扔家里,后来就没管了。”
    “有一天,褚若英在柜子里找到这些资料。她有些好奇,就问我是怎么回事儿?我当时正在手机上打游戏,没多想,随口说了一句:我想买这车。”
    “后来她一整天都在问是不是喜欢图片上这辆比亚迪?我被她问烦了,就随口说是。”
    “我以为褚若英只是说说过去了,没想到她居然当真了。第二天,她很认真地问我,是不是真的喜欢这款车?如果是的话,她可以帮我买下来。但买车以后,必须跟她去民政局登记,领结婚证。”
    “说实话,结婚什么的我从没想过。我一直觉得两个人在一起玩玩还行,千万别当真。褚若英这么一说,我一下子激灵起来。不是因为结婚,而是她说车子的事儿,我忽然就冒出个念头————褚若英对车一窍不通,如果她说的是真的,那就是个摆在眼前的赚钱机会。”
    “我当时答应她事后结婚。然后我给坚果网那边打了电话,说那辆二手车决定要了。褚若英这边,她第二天就回家,说是找她父母拿钱。她的确没骗我,回来的时候给我看了下存折,上面有九万,她说身上还有几万块钱的现金。让我跟车行那边联系,约时间买车。”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因为褚若英这人性子比较懒,我说反正你也不懂车,买车我自己去就行,你在家里等着我把车开回来,回头带你兜风。”
    “她相信了,于是把钱给我,我在坚果网那边办完手续。过了一个多星期,车子发过来,我开回家,褚若英看了也觉得挺喜欢的。”
    虎平涛问:“也就是说,你通过这件事,从中落了一大笔差价?”
    孙明鑫点点头:“是的。”
    邢乐更关心另一个问题:“那褚若英呢?你不是答应要跟她结婚的吗?”
    孙明鑫低着头,话音很低:“我要赚钱,赚很多很多的钱。只要有钱,想要什么的女人都行。说实话,从褚若英手里拿到钱以后,我就盘算着找机会离开她。结婚什么的都是我骗她的。就我这年龄,结婚太早了,没意思。”
    邢乐心中怒火燃烧:“所以你杀害了褚若英?”
    孙明鑫辩解:“起初的时候我没想过要杀她。钱我已经拿到了,我何必呢?可褚若英自从买车以后就整天跟着我,就连打个电话也要凑过来听。后来……后来她发现了我跟坚果网那边的交易记录,问我到底怎么回事儿。我看实在瞒不住,就随便把事情说了一下。”
    “褚若英又哭又骂的,让我把钱还给她。我那天喝了些酒,没想太多,抓住她的头发往墙上撞了几下,她当时就没动静了。”
    “我当时就清醒了,也被吓坏了。我想着要尽快把尸体处理掉,刚好事先买了很多黑色垃圾袋,就用那个代替绳子给她捆上。我觉得把尸体扔进盘龙江,只要沉底,就没人发现。以前我喜欢生物课,我知道人体腐烂以后,警察就很难分辨死者身份,更不要说是破案了。所以我在塑料袋里加了砖头。”
    虎平涛问:“既然你从一开始就想好了要毁尸灭迹,为什么不用铁丝?那个不是更牢靠吗?”
    孙明鑫回答:“一时半会儿我弄不到铁丝。再说了,那种大垃圾袋很牢实,塑料不像绳子,绳子在水里泡久了会腐,塑料不会。后来我把一切都弄好了,等到夜里悄悄扛着褚若英下楼,把她扔车后箱里,开到江边。当时我心里很害怕,觉得砖头数量可能不够,到地儿以后又给她手脚上各加了一些分量。褚若英以前在雪兰乳业店里上班,所以我们住的房子里有些她从店里带出来的塑料袋。我身上也装着几个备用,就临时捡了几块石头绑上去。”
    虎平涛问:“你从褚若英那里骗的钱呢?”
    孙明鑫回答:“还没来得及用。我都存着呢!我打算去沿海那边,开个修理厂。”
    虎平涛沉默片刻,认真地说:“褚若英愿意跟你好好过日子,你却把她给杀了……你真下得了手啊!”
    孙明鑫低着头回答:“我是男人,我要努力赚钱。手里没有钱,这跟废物没什么两样。”
    ……
    离开审讯室,来到外面,邢乐的情绪一直不好。
    “这种人……真的该死。”她指的是孙明鑫。
    虎平涛把手里的烟头往远处一弹:“这事儿你我说了都不算,法院那边才能判。”
    邢乐问:“那褚若英的父母怎么办?”
    虎平涛摇摇头,他对此也很无语。
    忽然手机响了。
    是熊杰的号码。
    虎平涛接通,半开玩笑地说:“熊局,有何指示?”
    熊杰显然心情很不错,在电话里笑道:“小虎,你准备准备,下个星期去国立警官大学培训。”
    虎平涛顿感意外:“培训?什么培训?”
    熊杰笑着解释:“你以为我把你放在派出所那么长时间,是为了随便打发你?我一直给你往上面申请报功呢!今天刚批下来,你的先进个人,还有综合奖励都批下来了。但有个前提,必须去国立警官大学参加培训,等回来以后,市局这边再安排你的下一步工作岗位。”
    虎平涛“啊”了一声:“我才刚来刑侦队没几天啊!又换?”
    熊杰没有详细解释:“工作调整很正常。厅里这边把你当做特殊人才使用。记住,好好干,千万不要辜负我对你的期望。”
    ……
    星期天,苏小琳开车送虎平涛去机场。
    “早点回来。”
    “在外面不准看别的女人,否则回来我让你跪键盘。”
    “到了帝都给我打电话报平安。”
    “还有,回来记得给孩子带礼物。”
    上了飞机,安安稳稳落座,妻子的叮嘱仿佛仍在耳边回荡。
    虎平涛不禁笑了。
    他从未像现在这样觉得人生充满了希望。
    旁边坐着一个老头,他看着虎平涛一直在笑,不由得好奇地问:“小伙子,你笑什么啊?”
    虎平涛连忙解释:“没什么,就是想起一些有趣的事情。”
    听他这么一说,老头也笑了:“是啊!经常笑笑,保持乐观,这样挺好的。”
    “对了,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虎平涛自豪地回答:“我是警察。”
    wap.
    ---无广告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