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线小说 > 修真小说 > 我道侣修习了替生术 > 正文 第402章 听天由命
    ---无广告小说---  我道侣修习了替生术正文卷第402章听天由命一阵阵疼痛,不断从腿上传过来,疼的钻心,“真疼呀”周行*着,缓缓睁开了眼睛。
    进入眼睛的,好像是几根木头。周行定定神,仔细看去,几根木头顺着身体排在上面,上面横担着的更细的木棍,木棍的上面密密的好像是麦秸。“麦秸?也不像呀,咋像干草呢?这是哪里?”周行有点迷湖。
    顾不上腿上的疼痛,周行转转头,晕晕的,好像脑袋里灌满了浆湖,仔细查看,这次看清楚了,自己好像是在一个屋里,不过屋子很奇怪,有点暗,墙上好像都是黄泥,有的地方还露出了草杆,房子里不高,也就是2米多一些,刚开始看到的,应该就是房顶了。在看看,右手边有光进来,是几根细木棍竖在哪里,当做窗格。
    好奇怪呀?这样的房子,咋这么破呢,这是哪里?我这是在做梦?
    好像做梦不知道疼呀,莫非疼也是梦?
    周行闭上了眼睛:“这肯定是梦,我从没见过这么破的房子,倒和小时候看棉花地的那个半地下的地窨子差不多,城市里哪有这个呀”
    又一阵疼,周行哎呀一声,又睁开眼,看到的和刚才一样。周行赶紧闭上了眼:“肯定是梦,肯定是梦。”
    要是做梦的话,好像可以自己检验一下的,对,检验一下,周行想着,用自己的左手大拇指的指甲,用劲的在中指上掐了一下,:“有点感觉,好像是疼,不过,怎么不明显?”
    “没啥结果,换个方法”周行举起手,还真有点沉,看来是梦,有东西压住了吧,用劲凑到脸边,狠狠地拍想自己的脸,“啪”,“哎呀”周行叫了一声,这次感觉到了,脸疼,还有声音,“这不是梦?”周行睁开眼,仔细打量着这个房子,泥墙,草木顶,简陋的窗户,对了,还有一个关着的门,一道道光,从门板边缘,从门板缝里投进屋里。周行抬起左手,看过去“呀,怎么会这样,我的手啥时候这么秀气细长了,奇了怪了”
    周行欠起头来,仔细看看,这手是长在自己的身上呀,可是自己身上,盖的这是啥?好像是被子,但看不出颜色,也没有那么柔软。不对呀,上衣怎么是这样,一边压着一边,也没扣子。哎呀,怎么这么邪门呀。
    周行刚想在抬抬身子,一阵剧痛从腿上传来,周行哎呀一声,腰间的劲一松,又把自己扔到在床上,周行隐隐的感觉到了不对,衣服,房子,手,怎么会这样。是梦?还是?
    “再试试,老子拿绝招试试,看到底是不是梦?”周行闭上了眼,喘口气,举起左手,握成拳头,估量着位置,狠狠地砸向了鼻子。
    一阵酸痛,直冲脑门,“哇”周行叫了一声,睁开眼,金星乱晃,使劲挤挤眼,再睁开,还是那个样子:“我的天呀,真不是梦呀…….这到底是咋回事?莫非这是穿越了?”
    周行忍着疼,仔细的回想,对呀,我干什么了?想想,对了,好像是晚上,上了几个小时的网,没错,是上网,别人都下班了,只有自己在办公室,上qq,本想下围棋的,还没下,上来一个美眉呼叫,聊了几句,然后又是几个美眉,还都是纯情少妇级的美眉,穷侃聊天,别说,看看空间,几个美眉还真是极品熟女呀。
    再以后,好像是几个美眉有啥问题来着,自己冒充哲人老大,宽解了半天,好不容易聊的熟了,刚开始贫了几句,就来电话了,对,是电话,老婆大人的电话,打到办公室,问都快12点了,咋还不回家?又问女儿要的资料下载了没有,口里一边说下完了,在赶资料,一边赶紧上百度,查资料下载,然后考到优盘里,和美眉们打了招呼,下线关机,然后下楼。
    没错,是下楼,骑上自己80元买的破自行车,穿小巷,抄得近路往家走的,然后走河边的小路,对了,没路灯,后来呢?好像是车子一停,自己飞起来了,
    飞起来了,再以后呢?想想,没了,真没了,然后就是疼,睁眼就是这了。奇怪的房子,奇怪的衣服,还有奇怪的手!
    “俺的佛祖呀,玉皇大帝呀,俺好像这是穿越了呀!”
    周行哀号了一声,睁开眼,再看一遍周围,确定无疑,不是梦,一切也都和自己现实见过的东西不一样,倒和电视里看的古代穷人的房子差不多。这一切,和网络里写的穿越实在是太一致了。
    “上帝呀!太上老君呀,不带这样玩的吧,俺干啥了,这样惩罚俺,俺不能穿越呀,俺老婆等俺回家呢,俺女儿还等俺的资料呢,俺哪能穿越呢,俺一家子可是离不开俺呀,求求你们发发慈悲,送俺回去吧!送俺回去吧,你们动动手指头就行呀,救人一命,胜造八级浮屠呀。俺可是上有老,下有小,中间老婆也很好呀!俺舍不得呀!”
    “这古代有啥好呀,一没有电视,二没有网络,俺不想改造历史,不想建功立业,俺就想守着老婆孩子,奉养着老妈过俺的小日子,再偶尔和几个美眉勾勾搭搭,聊聊天,开开玩笑,多滋澜呀,这有什么好的呀,漫天诸佛,各界神仙呀,送俺回去吧,俺保证,向你们各位老大保证,只要送俺回去,以后,俺准时上下班,一不和美眉们聊天,二不看穿越,坚决不看了,打死也不看了,不管是起点的,还是一起看的,还是快眼盗版的,俺一概不看还不行吗?求求各位了,送俺回去吧,哪怕俺把这疼也带回去,疼一辈子,俺也认了,只要回去就行!”
    周行哀号了半天,停了嘴,闭着眼睛等了会,没动静,再等会,还是没有动静,除了疼,没有任何动静,周行急了:“你奶奶的老天,好好和你说,就是没用,送我回去,不送我回去,我就他妈的一头撞死,重新投胎,也不能让你们给说放哪就放哪!
    ”
    没动静,除了自己喘粗气,还是没动静,周行看看,左边就是墙,奋力抬起头,勐地侧身,向墙上撞去。“哎呀”周行大叫了一声,真疼呀,头倒不疼,泥巴墙还是比水泥墙软点,倒是扯动了腿,一阵大痛,忍不住叫了出来,周行把自己又扔到床上,不行呀,太疼了,要是真把头撞破了,还不是更疼呀,不能用这法,万一这边死了,那边也没活过来,老婆孩子还是见不到呀,不行,这赔本的生意看来做不得。
    看来是回不去了,想起亲亲的老妈,想起温柔的老婆,再想想乖巧的女儿,周行泪流了出来:“俺跑古代来了,你们可咋办呀,你们咋活呀,俺再也见不到你们了,家里的房子、存折里的钱,应该是够老妈养老,女儿上学了,可怜俺老妈呀,白发人送黑发人,可怜俺女儿,以后再也没法领你逛书店,教你做作文了,可怜的老婆,你也见不到俺了呀,你现在干嘛?在哭吗?对了,别光顾上哭,记着向公司要补助呀,俺这是下班路上,可是要算工伤死亡的呀,钱再多也不算多,一定不要客气呀,该要就要,一定多要,不行找个律师,多要点,以后还能宽裕点呀,那老总不是东西,可扣了,小心少给你算了,我可是在这工作五年了,别少要了,对了,公司还欠我上月提成呢,有4000多呢,这月,按现在算,也要有3000呢,可别忘了领,你要是不找,老总那混蛋肯定会迷湖过去不给呀,还有这月工资,最少也要算个满勤拿这20天的,他要是按缺勤给我算可就太不是东西了呀,老婆,千万要聪明点,别光顾了哭呀”
    周行胡思乱想着,眼泪不断地流,“唉,老婆呀,以后,家里就靠你了,俺可是说啥你也听不见呢,好好照顾好孩子和俺老妈,要是以后遇到合适的,呸呸,算了,这事以后再说,我想着有啥用呀,不想了,不想了。”
    周行想了半天,也想不出啥有用的来,转转头,重新打量着房子,再看看身上,活动活动双手,还行,不疼,看来手臂没事,轻轻的按按身体,也没事,动动腿,左腿没事,右腿去实在是疼,看来就是伤在右腿了,摸摸头,长头发,再想想手,估计不是原身穿越,还真是灵魂附体穿越到古人身上了。
    看看自己,露着的手臂,手指修长,皮肤细腻,看来保养的不错,攥攥手,劲头还行,看来身体不算弱,摸摸嘴上,还没胡子,不错,没有胡子,应该还年轻,20岁以内,比自己的前世咋也要小20来岁吧。这身体胚子不错。
    可是这是哪呀,看着身体的摸样,不应该是这破地方的孩子呀,看着房子,除了破门滥窗,也就那边的破桌子上,放着三只碗,一个破瓦罐还是在桌子下面,就不知道每天能吃上一顿饭不能。
    饭?对呀,吃饭,想到吃饭,肚子一阵咕噜噜的叫,周行发现还真是有点饿,周行轻轻的喊一声:“有人吗?”
    侧耳听听,没有动静,在大声叫一声:“有人吗?”还是没动静,周行连叫了好几声,都是静悄悄的,只有自己的喘气声和肚子偶尔咕噜噜的声音。周行哀叹一声:“俺的命可是真苦呀”
    咋俺看别人的穿越,不是穿越成名将名相大富大贵家的公子,就是风子王孙,一醒来,看到的都是啥俊俏的小丫环呀,机灵的小宫女,小太监啥的,然后醒的惊天动地的,可没见过醒来没人理的呀。“老天呀,老天爷呀,你不能这样吧,人家都说好人有好报,俺也算是符合欧洲二级标准的好男人了,穿越就穿越了吧,怎么也不能这待遇呀,就算没有漂亮小丫环啥的来伺候着,也不能就这么饿着俺吧,你抬抬手,饶俺一把,给来个大嫂管管俺也行呀。喂口饭,其他的待遇以后再说也行呀。”
    “还没动静,不要大嫂了,来个大妈大婶的管管俺吧,大妈大婶的经验多,做的饭还好吃呢,是吧?来一个就行,不要干粮,来碗米粥就行,那玩意好消化。”
    “这也没动静?这样吧,别管是啥人。来一个就行,大爷,70岁的大爷也行呀,只要能有吃的,能管管俺的事,和俺说说话,别让俺一个人两眼一抹黑的待着就行,赶紧来吧,满天诸神,三尺神明,关二爷,马王爷,那位听见了也行,俺不回去了,啥要求也不提了,找个人来就行呀!别让俺这么闷着了,要不俺还是想回去呀,求求你们了”
    脑子里乌七八糟的想着,两只耳朵却是听着动静,除了风吹树叶的沙沙声,啥动静也没有,周行恼羞成怒,喊了出来:“你他奶奶的,狗屁神仙,俺都成这样了,没一个管俺的事的,求你们看来是没用了,那好,你们听着!要不就马上派个人来,要末干脆饿死我,别让我好了,别让我得势,有朝一日,老子翻了身,我可不管你们他妈的属于哪一派的,老子见庙烧庙,遇神灭神,你们谁都别想有个好!
    ”
    周行发泄了一通,也没啥动静,只好躺在床上喘粗气,想动动身子,却是一动,就腿疼的厉害,求也求了,骂也骂了,看来他娘的神仙们今天是歇周日,放大假,估计不是喝多了,就是在和小仙女们歪缠呢,没人理会我,啥用也不顶呀,看来只好忍着了,听天由命吧!
    不知过了多久,看看窗口照进来的日光,该是中午了吧,周行正琢磨着,好像外面是有啥动静,再听听,是有点动静,没错,是脚步声,一个人的脚步声,轻轻的,应该是一个女孩子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楚,“谢天谢地,来人了呀,可是来人了呀!
    ”
    一小会的时间,来人已经到了门前,好像停了在了门前,也就是这一停的时间,一股香气,一股周行从没闻到过的香气,一股让周行热泪盈眶的香气穿了进来,钻到周行的鼻子里,周行深深地洗了一口气:“好香呀,”周行流着泪,喃喃的道:“来了,总算来了!”
    在周行的满心期盼下,破旧的板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周行隔着两眼泪看过去,一个女子娇小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无广告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