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线小说 > 修真小说 > 浊世神行录 > 正文 第二百五十九章 殊途同归
    ---无广告小说---  小妖山,小妖村…名是这么个名字,但里面住的可都是大家伙。
    简单介绍一下此处地名的来历吧,最开始是有一群避乱来到云响州的姬鼠小妖,嗯…比花枝鼠鬼机灵体型要小一些的那种。
    它们生性胆小又经历过纷飞战火,对人类与其说是抱有敌意不如说是充满恐惧,驻扎于此打打洞挖挖草根,勉强能够生存繁衍就是鼠妖们的全部追求了。
    千年前尚处风来王朝创立初期的天海五州整体来说对妖属异类还算宽松,只要别伤人别拦路,基本不会有人前去无端骚扰。
    小妖孱弱又没什么剥皮抽筋的价值,故此本地修者并没有难为它们。后来五州局势逐渐稳定,官方大兴文教,学者们云游至此远远望见已经过数代繁衍重建种群的鼠妖集落时,一下子就意识到了这种生态环境的重要性。
    从那时起,这座小山包连同后方的大片林地就被简单统称为小妖山了…最开始的小妖山是作为学者们观察妖兽而设立的保护区而存在的。
    后来王朝更迭文化变迁,有好事的驭兽修者想去拐两只可爱的小鼠妖回来当宠物。一开始小妖们是拒绝的,奈何那群两足行走的大高个给的实在是太多太好吃了…两方物种一接触一投喂,瞬间就引发了火星撞地球般的激烈反应。
    小妖们集体出击与善良的人类主动接触,最开始自然只是为了多讨两口奶糕肉糜,到后来两边的羁绊越来越深关系也越来越混杂,真的很难说清楚到底是谁离不开谁了。
    简单举个例子,雨落王朝时期曾有位拼得十三级军功的授衔侦查鼠妖兵,它就是出身小妖山,与伙伴们主动接触人类的传奇妖兽之一。
    那时候士兵们打起仗来肩上扛着只小老鼠可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估计金悟的前身,某位沙场战将都曾经有过这么一位奇异的伙伴。
    小妖山一下子翻身成了妖兽的世外桃源,许多有意与人类和平相处的异族灵物纷沓而至,到了后来小妖山已成气候…就算是宗门大派想要往里硬闯都得事先掂量掂量自己够不够格。
    姬鼠小妖们作为最初的开拓者,虽然随着雨落王朝的消亡逐渐失势,但在小妖山内的地位还是相当尊崇的。其下则是天生体格壮硕学习人言又颇为迅速的猿妖部落,还有出生不到两年半不练爬树先练化形的狐妖族群。
    妖属异灵没有人类那般心思复杂,有一口吃的没人来找茬日子就能过,历代政治中枢对此地的态度也是友好友好再友好,保护保护再保护…
    搞到现在,这地界都成为旅游云响时必须去转一圈的名胜区了。若不是因为异象封山,只怕这会的来往行人绝对不会比少年英杰会举办时的神幕夜市少上半点。
    “我年少时曾在云响州呆过一段时间。”陈露凝瞥眼试图解释为何众人上山时,路边总会撞到有口执人言的各类妖兽单膝跪地大喊殿下。
    我知道,我知道,你不是被那个谁给过继给了那个谁又啪唧一下换回来了么…皇家那点亲戚辈分我堂堂飞仙还能搞不明白?
    脑袋空空的杨御成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说实话,各类思想不同,习性不同,甚至连形体都完全不同的生物挤在一处和谐共存这事,在人类的世界里根本不敢想象。
    也许这就是为何大家都想要保护小妖山的原因,无论立场如何是善是恶,人们总是在不断探索新的可能性…而小妖山的景象也许就是我们能够寻觅到的答案之一。
    嗯…比如说穿过阵法屏障之后第一眼就能看到的那一根…绝对不可能付诸文字具体描述其与生物的某种器官在外形上极为相似的奇异建筑。
    不是,故意的吧,什么玩意会把巢筑成这样还明晃晃地摆在村口供游人瞻仰啊?妖怪也喜欢搞后现代艺术吗?
    我真服了,我早饭吃的还是香肠煎蛋,柳暗花明之后就给我看这种旷世奇观是吧?
    冷静,冷静…
    “噗嗤。”陈露凝别过脸去笑出了声。
    “好,好,只有我觉得这玩意很奇怪是吧?”杨御成终于憋不住了。
    “呃…这是松鼠们的集群巢穴,从外形上看可能确实会跟某种东西产生微妙的重合…”李笙景苦笑着扮起了导游:
    “它们应该不是故意的,只是随着种群扩大不断增筑就变成了这副模样,再过个几十年也许就不会有这么厉害的节目效果了…顺带一提,下面那两颗球形耳室是它们的公共储粮仓,顶层那个三角形的椭圆建筑是族群领袖居住的地方,呃…顶端开口是为了方便瞭望…”
    好了好了不要再详细讲解了,都说了这玩意不能随便乱写了。
    “你不是本地人。”劳止泽也笑了笑:“往里走还有更惊世骇俗的东西呢,小妖山的妖兽们的艺术天赋比人类高得多,云响州也远比外地人想象得要更加精彩呢…”
    还有更离谱的是吧,我能回家么?
    也许是村庄外围的妖兽们考虑到了创作不易,除了入口处那座极富冲击力的松鼠塔之外,其他群落的巢穴建筑倒也还算正常。
    哎…狼妖跟羊妖就住隔壁,真的很难想象小妖山在千年风霜之中到底承蒙了多少上苍垂怜方才能把各类文化融合到这种程度。
    人类,也能变成这样么?
    算了吧,一个爹生的亲兄弟都在恨不得对方赶紧被雷劈死呢…这条路不付出点人类承受不了的代价是绝对不可能走出来的。
    结合自己的实际经历,杨御成无奈地摇了摇头在心中叹了口气。
    “喔喔,小凝儿,你真是好久都没来过了…”村庄外缘最中心的,也是看起来最像人类搭建的砖瓦小楼跟前,顶着鼠耳长尾,身高近到人膝盖的白须老者早已在此等候多时了。
    “村长。”陈露凝微笑着对那小老头行了个礼:“抱歉,我其实也很想回来看看的…只是麻烦接踵而至,一晃眼都过去这么多年了。”
    “你小时候就是这样,总想把所有事情都担在自己肩上…别太苛责自己啦。”鼠耳小老头慈祥地笑了笑,接着眼中瞬间闪出无比犀利电光扭向陈露凝身边正在四处观望的杨御成:
    “这位,难不成是…你的男朋友?”
    “不是。”陈露凝微笑着摇头否认。
    “那就是这位咯?”小老头又指向李笙景,差点没把他吓了个趔趄。
    “也不是。”陈露凝继续微笑。
    “我也不是。”劳止泽冒着冷汗抢答道。
    “喔,那就是四人一起咯?哎呀…”小妖村村长亮出了温暖和煦的笑容捋着胡子继续说道:“想当年老头子我也是有过二十八位夫人的,这事我也不太好劝。不过年轻人嘛,还是得注意节制。”
    您老年轻的时候玩得还挺花啊…
    “我知道了。”陈露凝依旧是那副礼貌的微笑,看来她早就已经习惯这小老头的脾气秉性了,甚至连解释都懒得解释。
    “我想去看看矿洞,也许那里面有我正在寻找的东西…”又唠了几句家常,陈露凝直接开门见山地甩出了自己此行的目的。
    “唔…这可难办了…”村长露出一副颇为凝重的表情捋了两下胡子,接着抬起头来瞧向一直很安静的杨御成:“这位小哥呢?你是来做什么的?我听村里的小伙子们说…”
    “我是来找人的。”杨御成挠了挠头:“一个跟我年纪差不多,发梢带点橙色杂毛,左眼眼角有道指节宽的钝刃伤痕,肩头应该还挂着一枚非常醒目的纯银令牌…您最近见过大概长这副模样而且做什么事都非常吵闹的烦人家伙么?”
    陈露凝抱着膀子眨了眨眼。
    这形容的也太具体了吧,你们不是至少有五六年没见过面了么?
    真的没猫腻?
    “喔!你是那位小哥的朋友吗?”村长激动地拍了拍手,但很快又将目光转向陈露凝,脸上露出了相当晦暗的表情:“原来如此,殊途同归,殊途同归啊…这可真的难办了…”
    难办么?
    行,那我不办了。
    “好,麻烦您了。诸位,今日就在这里解散吧,我先回旅馆睡觉了。”杨御成倒也不怎么在乎劳止泽与小妖山间的沟通似乎出了点差池这种小问题,扭头就准备迅速开溜。
    “回来。”陈露凝冷冷地瞪了他一眼。
    好吧,反正我打不过你也跑不过你,那就勉为其难再续两个钟吧…
    ---无广告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