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线小说 > 言情小说 > 穿成病娇王爷的替身白月光 > 正文 第一百九十七章 打听
    ---无广告小说---  无奈之下,凌幼瑶还是被傅云绰拉着进了玉柳街。
    傅云绰轻车熟路走进了一家乐坊,与老板打过招呼后,径直上了二楼雅间。
    凌幼瑶硬着头皮跟了一路,进了门,才算是松了口气。
    “慌什么?有本宫在,还能让你吃亏不成?”傅云绰朝她招招手,拿了杯酒递给她,“这里的曲儿不好听,但酒确实一绝,你尝尝。”
    凌幼瑶在她身旁坐下,犹豫着接过酒杯,轻轻抿了一口。
    清冽的酒味在嘴里散开,淌过喉间,不似寻常酒烈,反而是又香又醇。
    “怎么样,不错吧?”傅云绰眉梢微扬,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凌幼瑶看着她明艳的面庞,不由得问道:“您经常来吗?”
    “不常来。”傅云绰给自己倒了杯酒,红唇微微翘起,看上去心情不错。
    连着两杯酒下肚,她脸上泛起淡淡红晕,上扬的眼尾压住那抹悄然涌现的愁绪,转而与凌幼瑶说:“你想喝就自己倒,若不想喝,就在旁陪着本宫吧。”
    她虽未明说,但凌幼瑶知道她有心事,没有追问,只默默陪着她。
    外间乐声袅袅,可傅云绰却烦躁地堵上了耳朵,不悦道:“难听,还没晴山弹得一半好。”
    凌幼瑶听到“晴山”这个名字,下意识看了眼一旁的银朱,对方只是默默摇头。见此,凌幼瑶大抵知猜到了,连忙去扶长公主,以免她摔了。
    “殿下若是不喜欢,我这就去叫她停了,您先坐下吧?”
    傅云绰喝了小半壶酒,脸颊上晕着两团红晕,语调慵懒:“本宫没醉,才这么点酒而已,本宫怎么会醉呢......”
    “是是是,我知道您没醉,那您坐下吧。”
    傅云绰就着她的手坐了回去,一手懒洋洋撑着头,一手晃着酒杯,喃喃道:“等过完年,我们去佛光寺赏梅吧?”
    凌幼瑶一愣,不确定长公主这是在自言自语,还是在与她说话。
    见她半天没回答,傅云绰扯了扯嘴角,笑道:“本宫真的没醉。”
    “佛光寺殿前有一片梅花林,每年正月开得最美,等过完这段时日,本宫再邀你一同前去。”
    凌幼瑶没什么意见,便答应了。
    自从闹出她和裴策那件事后,傅明诀便不许她去佛光寺。原本还愁着没法查清当年那场意外的真相,如今长公主这么一说,她倒是有机会了。
    傅云绰说完赏梅的事,又开始喝酒,仿佛不把自己喝个酩酊大醉,是不会罢休的。
    “殿下,您少喝点。”凌幼瑶劝道。
    傅云绰眼神迷离,定定看着她,呵呵笑道:“幼瑶,倘若小七回不来,你会一直等他吗?”
    凌幼瑶一怔。
    这时,傅云绰也反应过来了,默默移开目光,像是掩饰般说道:“本宫只是想说,若小七不能赶在除夕前回来,你便来公主府过年吧,索性今年只有本宫一人。”
    凌幼瑶神色微敛,只见长公主身边的曼冬冲着她无声摇了摇头。
    还未等凌幼瑶回答,傅云绰便说:“还是算了,本宫忘了除夕那日,还要进宫陪母后守岁。”
    凌幼瑶知道她今晚心里不痛快,弯了弯眉眼道:“您若是不嫌我烦,就是要我长住公主府也是可以的。”
    听到她这话,傅云绰不禁笑起来:“本宫倒是想你来,只怕小七不会同意。”
    “管他做什么?殿下开心就好。”
    傅云绰被她逗笑了,可笑着笑着,眸光忽然黯淡下来,嗓音轻柔似呢喃低语:“从前也有人说过这样的话,不过这次他食言了......”
    凌幼瑶不知道她说的是谁,也不想问,只陪着傅云绰在乐坊里坐了大半夜。
    直到子时,凌幼瑶才和曼冬扶着不省人事的傅云绰从乐坊出来,又费了好大劲儿将人抬上了马车。
    曼冬对凌幼瑶十分感激。
    “公主这几日心情不好,平日里从来不会喝这么多酒的,今日多亏有您在,不然光凭奴婢一人,可劝不动公主。”
    凌幼瑶看了眼已经睡着的傅云绰,微笑道:“王爷向来敬重长公主殿下,我自然不能看着她独自伤心难过。”
    曼冬叹气道:“有些事奴婢也不瞒您,自从谢公子走后,公主便这样了。表面看着没事,可公主夜里总是会一个人去谢公子的院子,这一坐便是一整晚。”
    凌幼瑶愣了愣,“是公主府的人吗?”
    “是了,谢公子在公主府待了五年,期间也离开过,可每次都被公主抓回来了,但这一次,公主好像不打算派人去找谢公子了。”
    “我知道了,你好生照顾长公主,有什么事,便让人来王府找我。”
    “是,多谢王妃。”
    凌幼瑶默默在心里记下了这么件事,目送长公主的马车离开后,才慢慢往府里走。
    主仆两人刚踏进大门,便看见一身寒气的江流站在那处。
    江流见到凌幼瑶回来,睡意顿时一扫而空,走上前来:“王妃,您终于回来了。”
    凌幼瑶尴尬地笑了笑:“你不会在这里等了我一晚上吧?”江流等她多久倒是无所谓,就怕他跟傅明诀告状。
    江流想了想,认真道:“不久,刚好三个时辰。”
    “长公主今晚拉着我聊了许久,这才回来晚了,时辰也不早了,你往后不必等我回来,早些休息吧。”
    “今日是属下失职,没有保护好王妃,还请王妃责罚。”说着,江流便跪了下去。
    凌幼瑶眼皮一跳,旁边的银朱憋着笑转过头去。
    看见他这样,凌幼瑶忽然觉得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无奈道:“你起来吧,有长公主在,你不必担心我的安危。”
    江流却固执道:“王爷临走前吩咐过属下,要时刻保护好王妃,这次是属下失职,待到王爷回来,属下自会向王爷请罪。”
    凌幼瑶拿他没办法,道:“也不必等到他回来了,只要你帮我做件事,今晚这事便算了。”
    “王妃只管吩咐,属下一定完成。”
    “也不是什么大事,”凌幼瑶思索了片刻道,“你帮我打听个人,是公主府上的谢公子。”
    听到公主府,江流犹豫了,但又不想让凌幼瑶失望,然后他想到了一个两全其美的法子——
    “王妃,公主府的事王爷最清楚了,您不妨写信亲自问问他?”
    ---无广告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