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线小说 > 其他小说 > 亡命警探 > 正文 第一百九十七章 瞎掰
    ---无广告小说---  “这么晚还没有下班?”程云燕问。
    “没办法,我也想快点下班。”夏秋彤从药柜里找到了处理伤口的药水,好奇的问道:“为程云燕,被人打了?”
    程云燕回答道:“被车子给撞了。“
    “救你被车子撞了?”
    “嗯!”
    “那得说说精彩的过程才行。”
    程云燕便简单说了一下当时发生的情况。
    在韩跃拉上衣服,发现除了膝盖,还有手肘给擦破皮,有很多地方弄得又青又紫的。
    “那么凶险呢!”
    “当然很凶险,不过要是换成你,我就要考虑要不要扑出去了。”韩跃故意这么说。
    “用药水给他擦一下行吗?”程云燕才发现都搞成这样子了,在白炽灯的照耀下,看得十分得清楚,任何青紫得都不能逃过人的眼睛。
    “都成为灰熊了,要是这样都不以身相许,可是说不过去。”夏秋彤故意这么说
    “又不是我让他扑过来的,关我鸟事。”程云燕回了一句。
    韩跃当时一笑。
    夏秋彤便蹲下来,要给他处理膝盖上得伤口,还说:“小子,还不错,不过你的运气不太好。”
    韩跃被消毒水下去,疼得在喊救命。
    “嘿嘿嘿,当过特种兵的,这点疼都受不了。”夏秋彤冷冷的说。
    “嘿,当过兵的就不能喊叫啦?”韩跃咬了咬牙。
    “这些年,都什么地方去了,怎么一点消息也没有?”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混得不好,不好意思说?”
    “我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
    “那班里的聚会,你怎么没有参加,很多人还提起你呢,你可是我们班的班草,十分重要的人物,要不是新闻里面报道,我们都还不知道你在明州市当警察。”
    “我算什么班草,哪有你说的那么重要。”韩跃发出一声感叹。
    “可不是这样说,很多人在当时暗恋你。”说话的时候夏秋彤还故意瞧了一眼边上的程云燕。
    “别胡说八道,我可没有暗恋他。”程云燕似乎怕别人误会。
    “你看,就不打自招了。”
    “人家有对象了。”韩跃说。
    “有对象?我怎么不知道,真的吗?”夏秋彤又看向了程云燕。
    “别听他胡说。”
    “我可没有胡说,那个家伙好像叫梁俊,我还见过了呢。”韩跃说。
    程云燕惊呆了,这家伙还真行,就一次,连名字都记住了,估计还查过他吧。
    “梁俊?那你肯定误会了,他不是程云燕的。”
    惊讶住了韩跃,好奇道:“你也知道他?”
    “别告诉他。”程云燕对的夏秋彤说道。
    “你父亲的事?”忽然,夏秋彤关心起这件事情来。
    提起这件事情,程云燕便想抽烟,不过这是在医院,赶紧把拿出的烟,又收回来了。
    “我也不知道说什么,本来是要看你的,这种事情,谁也不想发生,你要放开一些。”
    “我没事。”程云燕说道,心思又沉重了几分。
    “我要不要脱衣服。”韩跃开玩笑道。
    “你还是回到家去,让燕儿帮你慢慢的擦吧,她还能慢慢的欣赏,你以为我是你的按摩师。”夏秋彤帮助他处理了一下膝盖,还有手肘上面那些擦破皮的,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你应该还没有找到男朋友吧?”
    “什么?”
    “你脾气这么差,可能温柔一点,就能够找到了。”
    “你这混蛋,想死是不是。”夏秋彤狠狠的压了一下已给对方处理了的伤口,当时都绑好了绷带。
    “你还有虐待的倾向,活该你找不到。”韩跃肯定是猜中了的,要不然她不会这个样子的,赶紧从椅子上面起来,闪到了另一边去了。
    “我得弄点毒药让你擦擦才行。”夏秋彤没有抓住他,很不甘心。
    “你还没有照ct呢。”程云燕见韩跃要离开。
    “都什么时候了,明天不用上班了,你看,我现在能够蹦蹦跳跳的,像是很严重吗?“他有些不耐烦了。
    程云燕没有办法,只能告别了夏秋彤。
    夏秋彤给她弄了一点涂伤口的,就让她同韩跃离开了。
    程云燕只能送韩跃回去了。
    “没有想到,她都长成这样子了。”韩跃感叹的说道,她当时可是班里的三朵金花之一。
    “什么意思?人家也没有长丑。”
    “我不是说她长的丑。”
    “我们的班草,都成了流浪汉,你还好意思说别人,人家比你混的好多了,现在医院医生的工资很高,而且奖金也非常的高。”程云燕冷冷的。
    “我就知道你瞧不起我。”
    “可没有说瞧不起你,但你这邋遢样子,确实不可能让几个人能够瞧得起的,你也别责怪其他人,老是喝酒,像个酒鬼,你还指望别人瞧得起你?”
    “我也是最近这些天才经常喝酒的。”
    “那打算从此喝下去。”
    “也没有这么说。”
    “要真是这样,你就彻底的成为酒鬼了,到时候谁也救不了你。”
    “你认为你母亲,有可能为了你做出坏事情吗?”
    韩跃忽然抛过来一句,还是让程云燕有些莫名其妙的,好不容易才反思过来,嚷道:“你是想让我把你从车子踢下去吗?”他真的还在怀疑她的母亲。
    “她在你小的时候,可有没有什么虐待狂的倾向,比如说剥了你弟弟,或者你的衣服,把你吊在树上,用棍子打。”
    惊呆住了的程云燕瞪着韩跃,反问道:“你母亲经常这样对你是吗?”
    “当然没有,我现在是在问你好不好。”
    “看来你确实想让我从这里就把你扔下车。”真不知道他的脑子里面装着什么东西,到现在还在怀疑他的母亲。
    “她就没有可能担心你们的家产,落到小妖精李美莹的手中,如果真的担心的话,绝对是有可能在你父亲转移出财产的时候把他干掉。”
    程云燕瞬时刹住车,一脸真的要把人扔下车的模样,喃喃的说道:“是不是我明天成为公司的董事长,或者代董事长,我也有可能是捅死我父亲的凶手呢?”
    韩跃当即脑筋有点转不过来,急忙说道:“你应该不会这么狠吧,怎么说,我跟你也读了两年高中,你真的是这么一个人吗?”
    “你还真是可恶,抓住机会,就不忘记怀疑所有的人。”
    “这是我的职责好不,不过我认为,你还没有那么狠心,毕竟那是你的父亲,尸检科可是证明了,流了那么多血,凶手是在捅你父亲脖子之前,先千刀万剐,作为女儿,我相信你还不能狠如此的地步,把自己的父亲捅成像被疯狗咬过的一样,折腾成那般模样,于心何忍,然后再把他捅死,得多残忍的女儿才能干出这种天打雷劈的事情。”
    彻底把程云燕梗住了,目瞪口呆的看着他。
    他感觉程云燕就要发飙,急忙说道:“赶紧开车,别傻了,这地方很偏僻,我听说有人在这边见过鬼,还是赶紧开车,真的碰见鬼了,就糟糕了。”
    本来今天晚上觉得挺对不住他的,可听到他说这些话,程云燕倒是不觉得他有多可怜,还狠狠的用手戳了一下那缠着纱布的后肘,说:“看来你的想象空间不是一般的丰富,而且时刻保持着理性。”
    “啊!”韩跃呛开他的手,还说:“那是当然,被女人骗多了,就会这样的。”
    “是吗?被谁骗了,说出来听听?”
    ---无广告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