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线小说 > 玄幻小说 > 六棱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七章 五虎身世
    ---无广告小说---  张隐和老者告辞之后,自己来到了龙神庙。迈步进入庙中,张隐就是一愣。
    “龙王爷?”张隐看着眼前的这尊泥塑金身雕像有些发懵。庙中供奉的赫然是一尊龙王爷的塑像。这塑像和自己在地球上见到的龙王庙雕像几乎一模一样。
    “什么鬼!难道这龙神也是穿越过来的?”张隐有些疑惑,随机又摇了摇头否定了自己的想法。龙这种生物本来就是神话传说,更何况现代社会更不可能有这种东西存在。怎么可能是穿越过来的。
    “估计这宇宙中无数世界的龙可能都长的差不多这种造型吧?”张隐心中嘀咕,他可不会真的去参拜什么龙神,他本身就是个无神论者,自打开始修行之后更加不信这些神啊鬼啊之类的。不过他还是果断的散开神识探查一番。
    “嗯?怎么回事?”张隐的神识笼罩了整个龙神庙。可就在神识扫过龙神塑像的时候,他感觉到塑像的胸口位置有什么东西把自己的神识弹开了。
    张隐这次把神识全部聚焦在龙神塑像的胸口位置,凝神扫去。这一下不要紧,当他的神识轰在塑像胸口的瞬间,一股绝强的力道迸发而出,直接把张隐扫来的神识给打散了。
    张隐闷哼了一声,就觉得鼻子一阵温热,两行鼻血流了出来,脑子也是一阵晕晕乎乎。
    “草率了!”张隐捂着鼻子,差点摔倒。他扶着墙站定,惊疑不定的看向龙神塑像,这次识相的没有继续用神识探查。可左看右看,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有什么端倪。
    “看来这塑像的胸口位置,里面有东西……”张隐心中确定,不过他也没有动手去破坏塑像。这塑像是阳谷村的精神寄托,如果真的有龙神,那看来龙神留下的神物就在这塑像当中。自己就算再好奇也绝对不会做出这种杀鸡取卵的事情,一旦东西被自己拿走,怕是这个村子再也无法抵御兽潮的侵袭了。
    放下村民处理后事不谈,张隐此间事罢也动身离开了。经过村前的山间小道,张隐收了阵旗,发现这里已经人去楼空,洛水宗的弟子早已消失不见,连尸体也都没有了,想必是被同门师兄弟带回宗内安葬,只有地上的血迹依稀告诉人们这里曾经经历过一场激烈的战斗。
    张隐给江东五虎发了传讯,没想到他们很快就回信了。几人此时离历下镇还有段距离。张隐让他们几个在历下镇先住下等自己回来。自己则是向着来时之路原路返回。回去的路上,张隐并不着急,他边走边检查自己的身体。灵气恢复了八成有余,之前被玄天洛水阵攻击留下的伤也基本好的差不多了,这多亏了他现在逆天的肉身,不仅抗击打能力强,恢复速度也是惊人。唯一让他无奈的就是过度消耗的神识。识海空了将近一半,短时间是很难恢复过来了。
    “对了!说不定拍卖会上会有和神识相关的东西拍卖。可以去碰碰运气!”张隐突然想到,看来这次卧龙城的拍卖会自己无论如何也要去一趟了。不仅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寻找林沐灵毒的解药。
    一路无话,张隐来到历下镇,也见到了江东五虎。
    见张隐竟然毫发无伤的出现在面前,五兄弟也是十分高兴,一顿马屁朝着张隐拍了过来。张隐尴尬的挠挠头,心里可是有点飘飘然。这可是他从地球到现在第一次被人毫无保留的赞美。要知道,在地球上的时候,身为一个小透明,别说赞美了,处处被人讽刺、被人忽略那都是家常便饭。
    “实力决定一切。有实力了,自然就会被人捧着。这种感觉还真是不错呢!”张隐听着江东五虎的吹捧,心中浮想联翩。
    张隐把在村子里的经过讲述了一番,当听到死了一百多号父老乡亲,江东五虎个个咬牙切齿,随后都嚎啕大哭起来。他们自幼爹娘惨死,十六岁之后回到阳谷村生活了一段时间,可以说是吃百家饭长大的。这些死去的村民当中,不夸张的说,几乎每家每户都给过他们饭吃。几兄弟能够活到这么大,全都仰仗村民们的帮助。后来为了不给村民带来祸端,兄弟五人还是决定浪迹江湖。这才有了江东五虎的名号。
    虎墩最是激动,他吵着要去洛水宗给乡亲们报仇,结果让张隐一巴掌拍在后脑勺上给拦了下来。兄弟几人哭也哭过了,闹也闹过了,这才冷静下来。张隐见几人恢复了正常,也再次打听起他们的身世,问起他们爹娘的事情。
    虎家兄弟的爹娘在村子里可是很出名的。他们的父亲是村里有名的打鱼能手,后来凭借自己的勤劳把贩鱼的生意做到了齐国南部的卧龙城。很多卧龙城的大户人家的渔获都是他专门供应。有一次在碧江之上打鱼归来,见到一名年轻女子浑身湿透的昏倒在江边。虎爹就把这名女子救了起来带回了村里疗养。这一来二去,两人生出了感情,最后结为夫妻,从此过上了幸福的二人生活。
    就像村中老者所说,这夫妻二人唯一的遗憾就是一直没有孩子。终于得了龙神庇佑,一次诞下五个大胖小子。这可让夫妻二人乐开了花。在五兄弟十二岁的时候,爹娘去卧龙城送货,正好带着五兄弟一起过去,顺便测试一下天赋。
    这一测不要紧,五兄弟都是饱满灵种,而且每人是五行中的一种属性。这可让他们的爹娘高兴不已。尤其是虎爹,更是激动。他一个普通人的孩子竟然都是饱满灵种,这如果今后走上修炼一途,自己在村里也是脸上有光啊。要知道阳谷村还从来没有出过一个修炼者,这可是破天荒的第一次。他就想赶紧赶回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全村父老。
    可没想到,这次出行注定是一条不归路。就在这一家人在酒楼吃饭之际,路上经过的一队人马当中,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看到这一家人,尤其是看到五兄弟的娘,整个脸色都变了。他急忙叫停一行人,从马车上下来。而此时五兄弟的娘亲看到走过来的老者,惊得手中的筷子都掉在了地上。
    这老者不是别人,正是她的父亲,卧龙城孟家家主孟天华。
    原来,五兄弟的娘亲名为孟柔,是孟家的二小姐。当初为了逃避家里安排的亲事,自己一人逃离了孟家。没想到在碧江之上遭遇不测,最后被虎爹救起。这么多年过去了,她没有和自己的丈夫和孩子说过自己的身世,她自己也认为自己再也无法回到家族。
    可造化弄人,自己多年之后第一次回到卧龙城,竟然就遇到了自己的父亲。
    看着已经是为人妇的女儿,孟天华百感交集。他心中有愤怒、有怜惜也有悔恨。当初自己的女儿可是天赋异禀、聪慧过人,自己和副城主一家定下亲事,把自己的二女儿孟柔许配给副城主的少爷夏侯融天。这桩婚事可以说是两家都看重的大事。亲事一经定下,很快全城都知道了消息。可谁曾想,自己这女儿胆大包天,在一个深夜自己跑了。自己派人四处寻找,竟然杳无音信。
    这一下,孟家成了整个卧龙城的笑柄。副城主夏侯家知道之后也是非常不爽。虽然嘴上没有说什么,但言下之意,这门亲事肯定是作罢了。
    孟家上下从家主孟天华到看门的门卫,心中无不憋屈。这二小姐自己跑了,让整个孟家从上到下都抬不起头来。连出去采买物资的下人走在大街上都被人指指点点。
    这么多年过去了,如今孟柔已为人妇,人近中年。孟天华一时间愣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要知道自己的女儿可是双色饱满灵种,如果修炼到现在,最起码已经是化虚三境的高手了,哪怕是进入启灵境也不是什么难事,可如今却成为了一个黄脸婆。
    “父亲……”孟柔扑通一声就跪在孟天华身前,眼泪止不住的流。
    “柔儿,你……你真是让为父好找啊!”孟天华一把扶起自己的女儿,抱在怀中。无论他之前对自己的女儿有多不满,这么多年不见,看到女儿的沧桑之相,心中心疼不已。
    孟家失散多年的二小姐回归的消息不出半日就传遍了整个卧龙城。虎爹和五个孩子自然也随着孟柔来到了孟家。
    就这样,一家人在孟家住了三天。孟家自然是好吃好喝的招待,可奇怪的是这三天来,一家人再也没有见过孟柔一面。五个孩子好几天见不到娘亲,更是吵闹着要去找。结果趁着虎爹不注意,这五个小子自己溜了出去。最后,当虎爹再次见到他们的时候,这五个家伙鼻青脸肿的被从外面扔了进来。一个孟家的护卫冷冰冰的警告他们一家人不要不识好歹,老实在这里住着,不要惹事。
    就这样,又是半个月过去。一天清晨,天刚蒙蒙亮,房门被粗暴的踹开,虎爹和五个孩子还没从梦中醒来,就被一群人拎了起来,直接扔出了孟家大门。
    这突然的变故让虎爹无法接受,他在孟家大门外不走,坚持要见自己的妻子。结果几次想冲进去,都被门口的护卫给打了回来。这些护卫都是修炼者,对付一个普通人更是不在话下。结果,在又一次被一脚重重踢了出来之后,虎爹再也没有站起来,就这么浑身是血的停止了呼吸。
    而就在这时,得知消息从府内冲出的孟柔看到自己的丈夫惨死在门前,痛不欲生,她从小便是倔强的性格,否则也不会自己逃婚而去。虽然这么多年过去,还有了孩子,可骨子里的倔强却改不了。她抱起丈夫的尸体,眼中充满了怒火和不甘,下一刻,一头撞在了门前的石狮子上,殉情而去。
    可叹这夫妻俩临死都没能和自己的孩子说上一句话。还只有十二岁的江东五虎就这样站在孟家大门前,眼睁睁的看着爹娘惨死在自己眼前!
    ---无广告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