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广告小说---“血压?”
    “血压108/76,体温36.2,脉搏80,呼吸20。”陶然赶紧道。
    苏寒山短短两个字的询问,陶然一溜儿报出一串。
    他就站在她身后,她不用回头就能感觉到。来北雅第二年,好像熟悉了他的一切。他的气场、他的声音、他走路的脚步声、灯下他投在地面的影子,甚至他呼吸的节奏。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练就这番本事的,几百个日子的朝夕相处,他的点点滴滴就这么渗入她的意识里,闭着眼她都能感觉到他的存在。
    可是他不知道。
    他不知道这个叫陶然的小护士只要靠近他就会全身紧绷,就会心跳紊乱。他只知道这个新手护士不爱说话,做事麻利,十分好用。
    天知道,她只是在他面前不爱说话而已,不,是不敢说话,她跟小豆在一起,能直接说段相声!
    至于十分好用,她敢不好用吗?她奋斗了这么多年,不是来他面前丢脸的!她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终有一天配站在他身边。
    “检查结果记得吗?”
    这是他在问实习生,微沉的男低音带着些压迫感。
    “全……全身浅表淋巴结……没有扪及,咽部没有充血……扁桃体没肿大,双侧胸廓对称,呼吸运动度对称,双肺叩诊清音,右下肺呼吸增粗,没有干湿啰音……”
    陶然有点同情这位实习生兄弟,说得这么磕磕巴巴的,是有多紧张啊?
    另一个实习生接着补充,“呼吸道病毒检查、C反应蛋白都正常,血气分析正常,心电图T波改变。肺功能……第一秒用力呼气容积87.3%,支气管激发试验阳性,支气管镜示支气管炎症。肺部CT未见异常。”
    “嗯。”
    病人突然开始剧烈咳嗽。
    陶然便看见一只手进入她的视线范围。
    是他的手,去够床头柜上的纸巾。
    “我来!”她忙道。抽了纸,给病人擦去嘴角的痰。
    “医生……我……是不是肺结核?会不会……传染……”病人这一波咳嗽好不容易平息下来,憋红着一张脸问他。
    “不是,您别担心。”他的声音温和起来,“不会传染啊,您这就是个咳嗽变异性哮喘,好治的,放心。”
    他安抚了一番病人,然后带着主治医生和一帮实习生浩浩荡荡走了,到走廊上还在问实习生咳嗽变异性哮喘的诊断标准是什么。
    听着实习生磕磕巴巴的回答,她暗暗好笑,不过,她有什么资格嘲笑实习生呢?她自己在他面前又能多有出息?苏老师这一走,她觉得周围空气的氧气都充足了。
    作为护士,忙起来这一上午脚就没沾过地,中午好不容易喘口气,护士站来了位送花的。
    “请问苏寒山是在这吗?”
    护士站几位护士相互挤眼睛,“她来了!她又来了!带着花来了!”
    “在这!我来签收吧。”头号小粉丝当仁不让地替苏老师签收。
    每一个重要节日都会有一束花送到科室,送给苏寒山医生。
    每一次都是同一种花——天竺葵。
    每一张卡片的落款都是同样的名字:酥饼。
    每个人都猜过无数次这个酥饼是谁,可谁也不知道答案。
    听护士长说,这送花人可执着了,到今年已经坚持了六年。可惜,苏主任一次也没亲自签收过,甚至没看过这花一眼。
    苏主任眼里只有病人。护士长最后下结论。---无广告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