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广告小说---天竺葵的花语是幸福在你身边。
    这是陶然来北雅后第十一次看见它。
    今天那束天竺葵最终去了哪里,陶然不得而知。
    小豆也不知道,但小豆认定这花就是苏寒山女朋友送的,“我听说苏主任是有女朋友的,两人在一起很多年了,说是大学同学!你啊,没指望啦!”
    陶然默默听着,没有说话。
    “真的!你见过苏主任钱包没有?里面有女孩儿照片,她们说可漂亮了!陶然我可告诉你,咱们粉男神归粉男神,你要当小三我可就跟你绝交!”
    “小豆……”她想说,苏老师现在没有女朋友,可是,这句话都滚到舌尖上了,她还是把它吞了回去。
    苏寒山的女朋友是谁,如今在哪里,对科室里大伙儿来说就是一个迷,对她来说,则是一个秘密,一个属于她和苏寒山的秘密。就像六年前那个夜晚,医院里白丁香馥郁的香味在她心里催开了一朵花,她把这朵花和这个秘密一起封存在心里六年,不与人提起,却从不曾忘记。
    “今晚的事,你能忘了吗?就当从没看见。”六年前,他这么跟她说。
    那时候的她留着齐耳的学生头,厚厚的刘海,傻乎乎地摇头。她忘不掉。
    “那就把它当成一个秘密,别告诉其他人。”
    “是……我和你之间的秘密吗?”
    “是。”
    “好!”
    彼时她不知道是不是要伸出小指和他拉钩,她不敢,也觉得不合适。
    在她的小指头蹭着无名指的时候,他走了。
    她眼睁睁看着他走远,心里伸出一根线,像幼时帮妈妈缠的毛线团,脱手而去,线扯了很长很长,扯得她心口泛起了疼痛。
    那是她人生第一次感觉到这样的疼痛,像是一头扎进浓稠花蜜里的昆虫,甜香,疲软,沉重,呼吸困难。
    “苏医生!”她追出去一小步,忍不住叫他。
    他没听见,更不会回头。
    可是,她记住了那晚他的眼睛,湿漉漉,很亮很亮,而且再也无法忘记,和那个深春白丁香甜美的香味一起,刻在了她的记忆里。
    从此,她这只初初从蛹里探出触角的小昆虫,再没能从那晚的甜香里挣扎出来。
    四年后,她带着仆仆风尘和那个夜晚的记忆来到他面前,掩去眼中的激动,按下内心的澎湃,向他微笑,“苏主任您好,我是陶然。”
    他目光平静,宛若看着一个陌生人,“苏寒山。你好,欢迎加入北雅呼吸。”
    她的心像是一朵燃烧正烈的火焰,被人迎头浇下一盆冰水。火苗熄灭的时候,嘶嘶作响。
    我是陶然啊,是和你拥有秘密的人啊……
    可是,他不记得了,守着那一晚和那个秘密的,只有她一个人而已。
    然而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她是陶然啊!是不服输的陶然啊!
    四年她都过来了,一千多公里她都奔来了,她终于到他身边了,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呢?
    “苏寒山,生日快乐。”下班的时候,她在无人的配药室轻轻说。---无广告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