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广告小说---一秒记住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知道她是不是听错了,怎么好像隐隐一声长叹,然后苏寒山就沉默了。百度,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沉默最是可怕有木有?
    小时候犯了错,被老师拎去办公室一顿好训不可怕,罚抄个课文打扫个教室也不可怕,可怕的是,老师一双深不可测的眼睛盯着你,盯得你心慌意乱,抬不起头,完全不知道接下来有什么后果。
    陶然现在就觉得挺可怕的。
    她寻思着,要么再狗腿一点?
    正想着说词儿呢,就听苏寒山开口了。
    “嚷嚷得全北雅都知道,现在不认账。不是吃了霸王餐不给钱是什么?”
    那语气,陶然也说不上是什么了,也不是生气,可也不是愉快啊?
    苏老师怎么怪怪的?
    “那个……”陶然想了下刚才的事,小声嘀咕,“苏老师,我承认,我当众使小性子没给你面子,可是哪里闹得全北雅都知道嘛?医疗队里北雅只是出了一支小分队而已,而且,当时看见的只有几个人……”
    陶然觉得自己挺冤的。百度,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说完,苏寒山又不吭声了,陶然好像隐隐听见粗粗的呼吸声。
    这是又不高兴了么?
    陶然想了想,算了,错反正是自己犯下的,不管苏寒山怎么说,她好好狗腿一下就得了,“好吧,苏老师,那我错了。我今晚给你煮方便面赔罪吧。”
    苏寒山沉默了半天。
    陶然小心翼翼叫了声,“苏老师……”
    “那就好好煮吧!”苏寒山终于开了尊口。
    陶然松了口气。
    “以后再算总账!”苏寒山又来一句。
    “总……总……”陶然还在想,她到底还欠着苏寒山啥账呢,苏寒山把电话挂了。
    陶然捧着手机暗暗叹息,总觉得苏寒山现在怎么脾气古怪。
    她使小性子是因为她生理期,苏老师也这么阴晴不定是为什么?
    虽然男人也有生理期这种理论并没有像女性生理期那样被大众所认同,但陶然还是贴心地给苏寒山找了这么个理由,并且联想到了上次周主任和苏寒山的谈话,不由暗暗摇头叹息,很是同情苏寒山:难怪脾气不好,内分泌失调怎么不焦虑?加上又是疫情期,苏老师担负得太多太多……
    突然就很可怜苏寒山。
    但现在抗疫在前,也不能好好治疗,等疫情结束再说吧。
    想了想,好像不知道怎么安慰苏老师,探头往窗下看,苏寒山的影子倒映在窗台上。
    她大声冲着楼下喊,“苏老师!”
    苏寒山的影子动了动,应是听见了。
    她两手拢在嘴边,声音更大,“苏老师,你多喝热水!”
    喊完之后,莫名觉得自己更像渣男了怎么回事?
    算了吧!她还是泡方便面去!
    方便面还加了根火腿肠!这待遇,苏老师一定会开心的吧!
    她亲自捧着方便面下楼,走到苏寒山门口,打算敲敲门就把面放下,还没敲呢,门就开了,苏寒山从里面出来,眼神凝重。
    “苏老师……”她捧着面。
    “你吃吧,我要回医院去!”他扔下一句话就匆匆走了。
    陶然哑然,又回医院吗?他这两个晚上都是刚来宾馆休息就奔回医院,他有合眼的时候吗?---无广告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