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广告小说---一秒记住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陶然下班的时候是深夜,回到清洁区的时候已经快两点了。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苏寒山人已不见,外套却没有带走。
    “苏主任刚走,忘拿衣服了,你顺便给他带去吧。”晚班医生对她说。
    苏寒山的外套,有他特有的味道,她小心地抱在怀里,小跑着出去追他,这大冬天的夜里,气温还是很冻人的。
    她在医院外看见了苏寒山。
    寒夜灯火里,他一身黑色。
    远望去,挺拔得如一棵苍色的树。
    只是,这几天不曾细看,原来他竟瘦了这么多。那件黑色毛衣,他在北雅时穿着还挺修身,薄软羊绒下,肌肉线条隐约起伏,而今,竟然空荡荡的了。
    他对面站了个女子,个子不高,眉眼清秀。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静。
    静得只剩下风声。
    和女子偶尔的一声抽泣。猎猎风声里,刺破凌晨两点的夜,尖锐而悲壮。
    那两人就这么久久地站着,万物静止,时间停滞。
    陶然慢下来的脚步也缓缓停驻,配合着这静穆。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怕自己哪怕抬抬脚,都打破了这静穆。
    良久,女子抬起头,满眼含泪,哽咽着问出一句,“他有说什么吗?”
    “他说……”苏寒山的声音在发颤,“把……孩子拿掉。”
    瞬间,女子的眼泪泉涌一般滚落出来。
    她个子矮,很用力地抬起头,很用力地和他说话,用力得即便戴着口罩都能看见她下巴的颤抖,一字一句,近乎咬牙切齿,“你告诉他!这一次我不会听他的!我绝不会把孩子拿掉!孩子也是我的!他没有权力一个人做决定!”
    苏寒山哽然,半晌都没有说话。
    女子说完后也愣住了,眼泪大颗大颗坠落,眼神变得恍恍惚惚,“我忘了,这一次你没法再告诉他了,没法再告诉了……”
    像是失了魂魄一般,女子茫然转身,朝着路灯延绵的方向慢慢地走去,嘴里喃喃念着,“没办法再告诉他了呀……没办法再告诉了……怎么办呢?宝宝,你说怎么办……没办法再告诉你爸爸了……”
    嘶哑的苍凉和绝望,即便陶然什么都不知道,心口都被割得涩涩发疼。
    她不知道苏寒山是否知道她就在他身后,她小心地,很小心地,拉了拉他毛衣袖子,把外套搭在他肩膀后就想走,然而,她没能走成,转身的时候手腕被人抓住了,她惊讶回头,路灯下,看见苏寒山绯红的眼睛。
    刹那间,她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苏寒山牵着她,跟在女子身后。
    一直跟着。
    陶然不知道女子要去哪里,也不知道苏寒山要去哪里,可是,他牵着她的手,红着眼睛牵着她的。
    他的手很凉。
    很凉。
    三个人,凌晨两点的街头,除了女子在前面絮絮叨叨地念着,便只剩下风声。
    “宝宝,你说怎么办呀,没办法再告诉他了,你说怎么办呢?宝宝,你告诉妈妈呀……”
    陶然听着,低下头,眼泪掉下来,滴落在鞋头上。---无广告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