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广告小说---一秒记住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是吗?”陶然眼睛里泛起了疑惑,但是这疑惑却并非质疑“长辈”这俩字,而是“这花真的适合送给年长的人吗?”
    她悄悄看眼苏寒山,只觉苏寒山的眼神黑沉沉的,看样子并不太欣赏这样的配色吧?
    能喜欢吗?苏寒山气质清雅,审美素淡,能喜欢这花里胡哨的配色?
    不过,苏寒山涵养好啊,马奔奔的一番心意,他怎么会说不好看?而且他心理承受能力也好,毕竟艳红的天竺葵他都收了六年了……
    所以,陶然只见他平静地接过花,还跟马奔奔道谢。百度,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马奔奔,我们赶时间,就不多聊了,你别四处乱跑,尽可能待家里啊!”陶然叮嘱他。
    马奔奔特别愉快地点头,“我的花儿今天就送完了,没有了,最后一些,想留给你,你喜欢向日葵呀。”
    陶然也点头,觉得这样也好,这只三脚猫可以歇下来了。百度,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马奔奔却接着道,“我以后来接送你上下班呀?”
    “不用!”陶然赶紧摆手,“我们都有大巴车,你啊,乖乖待家里烧出门就好了。”
    马奔奔有些羞涩地嘿嘿直笑,“火……不,陶陶,你是关心我吗?”
    “当然关心啊!”陶然答得特别理所当然。她是医护,在这样的疫情环境里,能不关心传染风险吗?任何人她都会关心的,何况马奔奔还算得上是朋友了。
    马奔奔更乐了,“好嘞,那我回去了!拜拜,苏老师拜拜。”
    “再见。”苏寒山微微颔首。
    陶然和苏寒山一人捧了一束花往病区走。
    她的向日葵,橙亮鲜艳,勃勃生机。
    “苏老师,不然我的花跟你换吧?”也许苏老师更喜欢向日葵?
    苏寒山语气颇为僵硬,“不用。”
    陶然便给马奔奔说好话,“马奔奔这个人啊,的确直男审美,但是他的心是好的。”
    心是好的?尊重长辈的心?
    “你跟他关系不错?”
    “还行。”陶然可不是不讲义气背地里说朋友坏话的人啊,“马奔奔这个人,就是爱闹腾、傻乎乎、孩子气,但本质真的很好,也上进,年纪不大,生意做得不小。”
    “他多大?”苏寒山的声音有些僵。
    “26。”陶然浑然不觉,“只比我大一点点,刚开始开店的时候,还是个大学生,厉害吧?”很为自己有这样的朋友自豪有木有?
    “嗯,不错,年轻有为。”苏寒山加快了步伐。
    “哎,苏老师,你慢点儿啊,等等我!”突然走得这么快,赶时间也不至于啊?
    两束花,最终都插在了休息区。
    不管花束配色如何,正如马奔奔所说,给病区增加了阳光的气息。
    更衣室。
    苏寒山正准备戴防护帽,旁边换衣服的黄医生忽然喊道,“别动,好几根白头发!”
    苏寒山僵住。
    黄医生感慨,“之前我看你都没有,就这段时间变白的。”作势要给他剪掉。
    苏寒山偏了偏头,防护帽戴上,“不用了。还有,你每天都盯着我看干什么?”
    黄医生大感冤枉,哪有盯着看?忍不住反怼,“是啊,我盯着你,谁叫你帅呢?”
    话音一落,觉得旁边有奇奇怪怪的眼神怎么回事?---无广告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