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是对方高深莫测,自己实在打不过,恐怕七仔已经伸手去揪他的衣领了。八一小№說網w、w`w-.、81zw.com

  宁小闲横了他一眼,从牙缝里挤出声音:“谁是马?”

  七仔当即蔫了,挠了挠后脑道:“我,我错了。可是……”

  宁小闲却不会忽略言先生特地加重的“无故”二字,何况他还敲桌暗示了?她唇角慢慢漾开一抹微笑:“未知言先生口味?”

  言先生温雅道:“随缘即可。”

  七仔不知道这两人打的什么哑谜,又不敢出言询问,这时就见宁小闲起身走到老刘头房门前,轻轻叩了两声:“刘老丈,你还好么?”

  老刘头的声音立刻从门里传出来,还带有两分气虚:“好,好,托仙姑的福,一切安好。”方才那记惊雷凭空炸响,差点吓死他了。幸好雷声虽大,却没有震坏他的心脏,似乎有一层无形的力量将天雷与他隔开了。

  “借你后厨一用,事后定当酬谢。”

  服侍白擎多年,也只有他那徒弟才跟自己这样客气过。老刘头当即诚惶诚恐道:“您请自便,看上什么拿走就好,不用……不用酬劳了。卐?¤ 八§◎?一?卐小說卍網w、w、w、.`8、1zw.com”说完就恨不得掌自己一嘴,什么叫“看上什么拿走就好”?对方又不是下山入室的劫匪。

  宁小闲却不和他计较,应了一声,自去了后厨。

  宁小闲走到老刘头的厨房,一进去就皱起眉头。前厢房因为要接待仙人,他倒是打扫得一尘不染。可是哪有修仙者会跑到厨房里来,也就没有特意收拾。宁小闲放眼望去,到处都是亮汪汪一层,揩一揩就是半指厚的油腻。灶台早就冷了,上面一口破锅底儿都漏了三分。

  刘老头一世未娶,从没女人帮他拾掇家里,这厨房于是尽显光棍本色。并且碗筷也只有寥寥两三副,俱都脏兮兮地扔在水桶里。

  外头那几个家伙,是万万不肯用凡人用过的碗筷罢?

  找来找去。老刘家里也只有两把糯米,几种菌菇,一串干辣子,一小团晒干的竹荪。后院还有两头咕咕叫的老母鸡。宁小闲也只能叹了口气,将七仔叫过来耳语了几句。

  自从隐流东征开始,七仔就再没尝过她的手艺,此刻被使唤反倒兴致冲冲,载着她从老刘头家一飞冲天。往野外去了,将附近眼尖的居民都吓了一大跳。

  富平镇毗邻天雷绝狱,土壤贫瘠,非但种不出什么庄稼,连野外行动的大型生物都少,她乘着七仔飞了两圈,别说鹿羊牛豖了,连头兔子也没见着,怎一个“穷”字了得。? 八?一中文卐¤网 w-w`w、.-8、1zw.com若不是这里有天雷正气,不受魑魅魍魉之害。恐怕人类早就跑光了。

  难道今儿个要办一桌子素菜?拿这等物事来款待言先生,她也觉得怪不好意思的。

  没错,方才言先生的话,她第一时间就听懂了。这人说“无故”不能出手,就是要她找个由头来。联想起言先生护着张生一家偿还恩情,再想想当年言先生跑去隐流,说动她前去白玉京之前还要管她讨一桌酒菜吃,她就知道谛听的规矩也是宽松有度。言先生现在再得她一饭之恩,同样也要回报的,这报恩的力度可大可小。她要求他陪自己走一趟九重雷区,想必他在天道那里也能搪塞得过去。

  果然这世上任何规则都有漏洞,言先生这样活了好几万年的老油条,早知道怎么打擦边球了。

  她拍了拍七仔的脖子。他就顺从地降到了地面上。这么个穷乡僻壤,竹林倒是生长得甚是旺盛,她方才还望见了前面的小河,心里有些盘算,此刻随意抽出一把宝剑,斩了两截竹子下来。

  哗啦啦竹叶响动。冷不防竹子根部钻出来几个圆肥短并且毛茸茸的小身影。宁小闲眼睛一亮,出手如风,一只一只俱揪着尾巴倒提起来,笑道:“倒忘了还有这等美味!”

  时间紧迫,她和七仔在附近又寻了些材料,这就回去了。

  老刘头家的灶碗瓢盆,她干脆弃之不用,返回神魔狱第五层去了,那里才有她趁手的家伙什儿。

  不过这样一来,她也在众人面前凭空消失,谁也不知道她鼓捣了哪些东西。

  直到一个时辰后,她才将饭食搬了出来,放到老刘头厅堂当中那张掉了漆又有一条腿短了两寸的八仙桌上。

  室内顿时香气四溢。

  月娥望着面前佳肴,眼珠子动也不动。言先生将一副竹箸塞进她手里道:“宁姑娘的手艺,等闲吃不到的。你们都托了我的福气。”

  月娥从不需进食,对人类一向又是敬而远之,鲜少尝试红尘中的食物,此刻不得已随意挟了一箸,放进嘴里缓嚼几下。

  言先生见她面上虽无表情,眼神却柔和了不少,不禁笑道:“味道如何?”

  月娥这次不待他提醒就另从一盘中挟了食物,一边道:“好。”

  她惯不会说话,好即是好,不好即是不好。宁小闲刚端了汤盆上来,听到这句话,不由得又想起长天每次尝她做的饭菜,也只是说句“尚可”,从来口是心非。那时西行路上也时常像今天这般,抓摸到什么就吃什么,哪像后来定居巴蛇森林,百物俱丰,反倒没有这许多惊喜。

  月娥嚼了两下,即指着眼前一盘红澄澄的物事问:“这是什么?”

  “桂花蜜藕。”这道菜里面,只有塞在藕节里的糯米是从老刘头厨房里找出来的。

  八月丹桂飘香,她早就采了桂花,用蜜糖渍好了封在神魔狱的小厨房里,莲藕则是灵泉里头种出来的,这个时节莲花枯败,倒是采藕的好季节。这道甜食向来在姑娘当中呼声颇高,新藕的清甜,糯米的绵软,再加上桂花蜜的香气,拌在一起分外勾人。看来哪怕是天道的分身终归免不了要受到这副身躯性别的影响,第一个开口问出来的,就是这道甜丝丝的蜜藕。

  “这个呢?”

  “辣炒竹鼠。”其实她本来想说干锅竹鼠的,想来眼前这几人也不知道干锅是啥,干脆说得直白一点。(未完待续。)

  ps: 2o16的头一个小长假终于来了,睡觉睡到自然醒的好日子到了。唔,水云恳请亲们在吃好玩好之余,莫忘给《宁小闲》投几张月票,因为从现在一直到7日仍是双倍月票时间呢^_^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海岸线文学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宁小闲御神录,宁小闲御神录最新章节,宁小闲御神录 八一中文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