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小闲御神录 第2064章 金枝玉叶

小说:宁小闲御神录 作者:风行水云间 更新时间:2019-06-12 12:59:29 源网站:八一中文网
  雨区很小,几乎只覆盖了华木这一小块地方,可是雨水却很特别,像是熔化了的金水从天而降,每一滴都带着黄金般耀眼的色泽打向碧叶、落在树梢、淌过树枝,汇向主干……

  观劫的修士欢呼起来:“这是天道嘉奖!”

  雷霆雨露,都是天恩。先前的雷劫,现在的金浆,都是天道所赐。渡劫成功就等若脱胎换骨,天道自然要给予成功者奖励。劫数越高,难度越大,可是相应的奖励也就越丰厚。玄天娘娘挑战的是九重天劫,还是未削减版的,获得的奖励当然要丰盛得令人眼红不已,才会出现这等异象。

  只看那金浆的色泽,就知道这是帝流浆的强化版,灵气已经浓厚得直接液化,其含量至少是帝流浆的数十倍也不止罢?

  这样多的金浆,都被她一人得了,修为无疑是要暴涨的。

  高风险、高收益,这句话放在南赡部洲依旧不会有错。

  雨收,云散,接着就是日出了。

  东方早已破晓,阳光都快升到竿头,只不过一直被厚厚的劫云遮着。这一下云破日出,金光从天而降,正好就笼在下方那一株绿木身上。

  它的叶片还是青碧如洗,树枝和树干却被染成了金色,在阳光照耀下灼灼其华,散出璀灿夺目的光芒。

  这是世间最华美、最壮丽的颜色。

  先前和师姐窃窃私语那女弟子早就转身来看,这时情不自禁道:“金枝玉叶,好漂亮。”

  可不就是金枝玉叶么,这样一棵树已经可以用美貌精致来形容了。

  天地间开始飘出阵阵仙乐,又有异香暗送,缈缈而来,散向四面八方,千里之内生灵闻之如饴、如醴,野兽变得身轻矫健,人类头脑清明,通体舒泰,而修士和妖怪则是灵台空明,心中杂念也被清涤一空,原本晦涩不通之处,这时尽皆恍然。

  这是天道庆贺玄天娘娘渡劫成功,而对旁观的修仙者来说,这就是观瞻大能渡劫,可以得到的另一项实实在在的连带好处。

  恩泽广被。

  曾经无数人认为她是红颜祸水,不过是仗着撼天神君的宠|爱才敢恣意妄为、飞扬跋扈。如今连天道都为她正名,世上再无惑乱天下的妖女,只有渡过了九重劫、可与撼天神君比肩的玄天娘娘。

  众人都明白,天降金浆,只是上天降下的额外恩赐,还有渡劫成功的其他奖励,大家就未必见得着了。她的起点这样高,日后的仙途一定会比普通仙人走得更远、更广、更坦荡。

  天雷是劫数也是机遇,区别只在于渡劫者能不能活下来。任何人都恐惧的九重天劫,反倒成了她天大的福缘。然而只看方才的九重雷劫之可怖,又有多少人敢对她心生妒忌?

  约莫一刻钟左右,仙乐和暗香才渐渐散去,云层早就散开,天空又是蔚蓝一片。

  姜子尚突然指着山谷道:“动了!”声音惊惶。

  其实严格来说,应该是山谷旁边的群山动了。

  起伏的山脉突然抬高、再抬高,像是一直举到了天边才停了下来。

  此时他才看清,这哪里是什么山峰,分明是一条巨蛇头顶上的尖角,而所谓的山脉,不这是它的身躯罢了。

  这蛇庞大到遮天蔽日,连他站得这样远都能望见它身上的纹路。现在它仰着头往远方游去,不多时就消失在所有人的视野当中了。

  在它原本盘踞之地,是一片宽阔的平原。

  他就说嘛,自己三天前见过的景象根本不是群山,原来是被大蛇占据了,远远看过去如深山而已。今日经过了天雷的惊吓,他的神经早就麻木,这时也只是失声道:“那是什么!”人类对于巨兽,总是心存恐惧的,尤其它实在大得离谱。

  “她的伴侣而已。”汨罗撇了撇嘴,这家伙护妻心切,连她渡劫也要放在眼皮子底下盯着,也不知是要防宵小偷袭,还是打算危险时出手相救。按理说,天劫不允许旁人伸手,可是撼天神君心高气傲,谁敢说他就一定会遵守天道的规矩?

  这时巴蛇宏大的声音回响在天地之间:“吾妻已成功渡过九重天劫,感谢各位道友持驾,隐流在四方天城外天香墅设下薄宴,请诸位移步前往。”

  驻守在山脉上的妖兵也整齐划一,将武器往地上一捶,扬声道:“请!”

  这一声悠悠传出去,远近可闻。

  这也是近千年来修仙界的老规则了,天劫时不得有人相护,所以旁观者都称作“持驾”。渡劫者一旦成功升仙,就要宴请持驾的道友,请他们沾一沾自己的仙气,也算作是对他人关心的酬谢。当然要赴宴的宾客都会备下礼物,不想送的现在就可以走了。

  玄天娘娘成功渡过九重天劫这样的大事件,在场观看的门派几乎不会有离开的。一则是方才劫后大家都受了些洗礼之恩,尤其对门中小辈的成长极有好处,这也就是沾上了人家渡劫的因果,怎好撒手就走?二则,玄天娘娘渡的可是原版的九重天劫,日后仙途真是不可限量,和这样天道眼中的红人儿走得近些,有益而无害。

  就在同一时间,姜宅当中,汨罗先前派出去的那名属下又回来了,恭谨地呈上一枚玉简。

  所谓名册,不过是记录在玉简上而已。汨罗拿在手里,神念探入其中,好一会儿才睁眼:“我方才的提议,你考虑得如何?”

  方才的提议,其实就是招安。

  姜命早有决议,望着那枚玉简,又望了望自己的儿子:“你先带他走吧。”

  姜子尚大惊:“爹,我不要离开!”

  汨罗微一侧,那手下就上前一步,将姜子尚控在手里,转身几个起落就奔得不见了影子。

  姜命的视线始终盯在儿子身上,直到望不见才怅然收回。

  汨罗摇头:“看来你意已决,可惜,可惜。”端看他的举动,就知道姜命是不降了。可惜了这枚钉子,不能打进蛮族内部为他所用。

  (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海岸线文学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宁小闲御神录,宁小闲御神录最新章节,宁小闲御神录 八一中文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